破折号yiyi - 结局(下)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厉害了诶,周畅畅,谁教你的?”他贴着她的脖子问道。

    周畅畅一把推开他,“我那么蠢吗?这都想不到?”

    江楚望很真诚地回答:“不是你蠢,而是你不会往这方面去琢磨。”

    “那我以后多琢磨琢磨呗。”周畅畅有些心虚。

    “别,你这样就很好了,”江楚望贴近她的面颊,看见她满嘴的油光,扯了张纸巾一边给她擦嘴一边说道:“你爸妈养了你二十几年还没教会你基本的人情世故,如果和我在一起后,你反而要去多想一些有的没的,那我岂不是太没用了?”

    等到他把她的嘴边的油光擦拭干净,她才抚着他的眉毛感叹道:“你真的只有23岁吗?”

    他抬头就吻上了她的嘴唇,含着她的下唇吮吸了两下,就将舌尖探了进去,在她嘴里嬉戏。

    大掌攀升到她的后背,细细地梳理着她放下的长发,她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不知不觉就搂紧了他的脖子。

    “这23岁的身体,你喜欢吗?”他咬着她的唇问道。

    “喜欢啊!”她回答得很坦诚。

    “那晚上……”

    “晚上不行!”她回过神来,“我爸妈现在给我设了门禁,不允许我夜不归宿。”

    至少在江家认可她之前不允许。

    所以他们最后去了车上玩了一次车震。

    天底下的父母在对待女儿的事情上总是比儿子要操心,没找对象的时候催着找对象,找着了又得考察对方的人品家世。家世太差了,怕女儿嫁过去吃苦;家世太好了,又怕女儿嫁过去受气。好不容易各方面条件都满意了,则担心自己女儿不矜持,太早的把对方的感情消磨掉,失去新鲜感。

    为了不把江楚望年轻力壮的身子给憋坏,也为了尽早让周爸周妈放心,他们在这个周六的清晨去了郊外的墓园。

    此时并不是扫墓的高峰期,所以墓园显得有些冷清。

    江楚望领着周畅畅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座墓碑前站定,黑白照片上的女人眉眼细长,眼神温柔,含笑注视着所有来祭拜的生者,笑容自信而洒脱。

    “这张照片是一次比赛,我妈拿了奖,领完奖后我爸给她拍的,”江楚望低低地说道,“她很喜欢这张照片,所以我爸把它拿来做了遗照。”

    也许是被他故作轻松的语调感染,周畅畅鼻尖有些发酸,上前一步,默默地将手里提着的一屉蟹粉小笼包放在了墓前。

    江楚望的妈妈出车祸的那天,来接他的路上,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江怀南又不在家,只剩他们娘俩,问他想不想吃小笼包。

    其实就是她自己想吃。

    他在老师家里等到了天黑,老师做了饭,叫他先吃一点,他不肯,说要留着肚子吃小笼包。

    他爸爸来接他的时候,他已经困得睁不开眼,揉着眼睛问:“妈妈呢?”'

    江怀南没有说话,抱着他,脸埋进他的脖子无声地哭。

    后来江楚望再也没有吃过小笼包,不过每次来上坟都会给她带一屉。

    “阿姨您好,我叫周畅畅,”周畅畅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今后会是您儿媳妇。”

    煞有其事的一番话成功让江楚望笑出声来,他拍拍她的脑袋:“注意矜持啊姐姐!”

    哦,矜持。

    这是近段时间周妈妈在她耳边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江楚望现学现卖倒挺快。

    周畅畅横了他一眼,“别跟我提这个词,我觉得我整个灵魂都被这个词封印了。”

    墓碑上的江妈妈还在不知疲倦地笑着,仿佛短暂的一生当中从未有过不顺遂。

    二人坐在墓碑旁陪了她一会儿,感觉到太阳渐渐攀升的热度,于是起身告别了墓主人。

    走出墓园的时候,江楚望突然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向我求婚了?”

    “啊?”周畅畅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

    “我愿意。”他飞快地打断她,看着她渐渐明白过来的眼神,又清晰地重复了一遍:“我愿意。”

    周畅畅笑着将手伸进了他的掌心,他紧紧地回握住她,十指紧扣。

    “那个不算求婚的,”周畅畅对他眨眨眼,十分地有恃无恐,“下次等我拿到出版费了, 我去给我们买对对戒,然后正式跟你求婚啊!嗯,就买Harry Winston吧,我喜欢。”

    “你那点微薄的出版费只能买得起不带钻的吧?”江楚望一本正经的拆台。

    周畅畅:“你怎么这么难养?我都已经准备牺牲我的车轮来给你买对戒了,你还想怎么样?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

    “其实,这个车轮的事情你倒是不用担心,”江楚望悠悠地说道,“前段时间我意识到,我追你好像只用了一顿日本料理,不符合我'死缠烂打'把你追到手的人设……”

    “……”

    “所以我给你订了一辆比较低调的车,这几天应该就能运到国内了……”

    他说的“比较低调”并不是特别令人信服。

    “你们有钱人的爱情都是这么简单粗暴吗?”周畅畅问。

    “你不喜欢吗?”他反问道,“觉得受到侮辱了?”

    周畅畅:“请尽情的侮辱我。”

    江楚望翘起嘴角,思绪不知道又飘到哪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去了。

    察觉到太阳斜晒到了她的脸,他换了一只手牵着她,走到了有阳光照射的那边,她在他的影子里走得很规矩。

    “你会怪我没在英国多等等你吗?”他低下头注视着她的发顶。

    周畅畅停下脚步,抬头回望他,微笑着摇头:“王尔德说过这么一句话,渺小的忧伤和渺小的爱寿命很长,伟大的爱和伟大的忧伤却毁于自身的过于丰富强烈。所以那时你没有等我其实是好事,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

    江楚望撇撇嘴:“瞧把你能的……”

    周畅畅咧开嘴,笑的异常开心,伸手去捏他漂亮的下巴,他避开她逗狗一样的魔爪,扑过来吻她。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

    更多的肉留给下一部的男女主吧,哈哈

    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我们下本书再见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