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PO-①⒏Còм 泳池play(H)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结果晚上又无证开车了一次。

    吃过烧烤后,白芸和彭沛伦去了海边游泳,周畅畅这个旱鸭子则留在了别墅里跟江楚望临时抱佛脚。

    周畅畅换完泳衣进到室内恒温游泳池的时候,江楚望已经游完一轮了。他穿着一条泳裤露出修长有力的四肢,高大的身躯在水里游得优雅又从容,见她走了进来,他游到泳池旁趴在泳池边缘抬头看她。

    剃得很短的黑发往下掉着水珠,唇色被水浸过显得更加水亮诱人,一张脸俊得不可思议。

    周畅畅再次被他的美色惊到,踟蹰着不敢上前去打扰这么一副美男出浴图。而且他眼睛亮得惊人,里面的欲望很明显。

    她今天穿了一身乳白色连体比基尼,下面的布料有点少,所以她站得很规矩。

    “我们能先办正事吗?”她问。

    虽然泳池play很刺激,但她是一只旱鸭子,她怕溺死在水里面。

    江楚望咧开嘴笑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哦,敢情他没那个意思呗!

    周畅畅又有些失望,扁着嘴走到他左边坐下,双腿伸进泳池里一下一下地拨动池水。他头一偏,磕在了她的大腿上,头发刺得她大腿上的肌肤有些痒。正准备摸他的脑袋,他却突然咬了一口她的腿肉,紧接着双手抄着她的腋窝,将她抱进了泳池里。

    她一下子受了惊,扑在他身上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腰,一对奶子正好闷住了他的脸。他埋头在她的乳肉里“哧哧”地笑,一对大掌有力地托住她的臀瓣,感觉她慢慢平静下来后,才仰起头望她:“你这身泳衣穿给别人看过吗?”

    周畅畅搂着他的脖子直摇头:“没有!我都不会游泳,穿泳衣给谁看?”

    这还是临出发前她特地去买的。

    “那我可以不教你游泳吗?”他又问。

    她学不会游泳的话,就不能穿这种性感泳衣了。

    周畅畅这下觉出味来了,一双眼睛盯着他,刀子似的。他心虚地避开她的眼神,隔着比基尼去咬她的奶头,托着她屁股的手指又长又灵活,顺着比基尼线溜进去在她的穴口作乱。

    她被他弄得直扭,羞愤欲绝:“我要学!白芸都可以去海边游,我却只能在这里连狗刨都不会!”

    江楚望不为所动,嘴上动作没停,甚至幅度更大,伸出舌头来舔弄她的奶尖,她穿的泳衣没有胸托,被水浸湿就变成了半透明,把她胸前的两个奶尖都被他舔得挺立起来,透过乳白色的比基尼渗出了嫣红的色泽。

    他探进她穴口的手指从一根变成了两根,在里面邪恶地扩充。

    太胀了,好痒,周畅畅想翘起屁股躲开他的手指,但整个人都被他箍在身上动弹不得,只能任他捣弄。

    “好啦!我这身衣服就是穿给你看的,不会穿给别人看。”周畅畅忍不住喘着气求饶。

    他这才停下来,抱着她走向泳池边,将她放回了岸上。只不过他刚将她放下,就整个人挤进了她的双腿中间,手按着她的双腿不让她并拢。

    她的花穴早已渗出大量的蜜汁,一部分的娇花已经暴露出来,比基尼的叁角区完全陷入了她的裂缝中,细细地一条线夹在充血的花唇里面,淫荡又色情。偏偏他还很讨厌地站在她腿间让她不能合腿。

    她虚弱地撑着他的肩膀,看着他挑开夹在她花缝间的比基尼,轻轻地揉搓她的小肉核,边搓弄,边凑近她的脸:“等一会儿再教你,我们先办正事。”

    所以他的“正事”跟她的正事完全不是一回事。

    “把腿张好。”他一边吻她一边将手指塞入她滚烫的花径,舌头跟手指一起进出她的上下两张嘴,挑逗得她张着嘴直喘息,伸出舌头来跟他交缠追逐。他身材高大,手指也长,光凭手指都能戳到她的子宫口,他的手指在里面进进出出,带起阵阵水声。

    突然,他摸到了一块软肉,她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他加快了速度去扣,去挖,去摩擦,她的双腿在水里毫无章法地搅动,屁股癫狂地抖动,狂乱的快感持续了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瘫软在他身上。

    他体贴地扶住她的腰,侧过头去吻她的面颊:“抱紧我。”

    周畅畅听话地抱紧他,他托着她的屁股又将她抱了起来,站在泳池里剥开她的比基尼就将自己的男根插了进去,两人皆舒服地谓叹了出声。粗长的大鸡巴在她的穴里直上直下地捣弄,她的屁股坐下来的时候会碰到游泳池的水面,抽插得啪啪作响,淫液流出来又被泳池的水洗过,一时间湿滑得不成样子。

    她身上的连体比基尼还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胸,她一边哼哼一边用胸去摩擦他的,磨得那两颗奶头瘙痒难耐。

    江楚望体力惊人,就这样抱着她操得她花枝乱颤,支离破碎的呻吟全被他吞吃入腹,她幸福得快要晕过去。

    后来他将她抱上岸,自己则去给她找了一块柔软的浴巾铺在地上,她坐在浴巾上终于脱下了身上烦人的比基尼。她上半身虽然没有入水,但是全身几乎湿透,奶头被湿润的比基尼泡得肿大了一点,颤颤巍巍的痒,她忍不住自己伸手揉捏起来,粉嫩的乳头顺着细白的指缝溢出,他一时间看花了眼。

    “你之前就是这么自慰的吗?”他扶着自己的阴茎在她湿润的穴口摩擦,龟头戳戳她的阴唇,又去戳她的肉核。

    周畅畅又颤抖起来,坦白交待:“对啊,在英国的时候,我还买了很多工具,按摩棒、跳蛋什么的,各种工具都有,想要的时候就自己玩自己,比找男朋友舒服多了。”

    这话江楚望就不爱听了,他沉着脸冷笑了一声,不客气地直接捣了进去,一下一下地直接插到宫口。她没想到这下他这么狠,抓着他的手按向自己的奶子求饶:“我错了,我有你……就再也不需要那些东西了,你停下来……”

    “还不行。”他抓着她的胸大力的揉搓,手指还不停地去摩擦她红嫩的乳头,甚至去揉捏,他这边的手揉她跟她自己揉效果完全不一样,她兴奋不已,身下他的大鸡巴还在不停地抽动,对着她甬道里的那处软肉摩擦得又快又蛮横。

    全身的敏感点都被他掌控,她哆嗦着身子又到达了一次高潮,虚弱间支起身子去抱他,身体贴近他,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朵喘气:“小望哥哥……”

    大概所有的弟弟都有一颗想操得姐姐叫他哥哥的心,周畅畅这一声直接把他给叫射了,及时把阴茎抽出来射在外面大概是小望哥哥最后残存的理智了。

    再后来,学游泳的事情便谁也不记得了。周畅畅只记得她的小望哥哥休息了一下以后,又把她弄回了水里,让她趴伏在泳池边上,在水里又要了她一遍又一遍。她昏昏沉沉,精疲力尽,连洗澡都没了力气,还是他把她抱进了浴缸,给她抹上沐浴露,温柔地摸遍了她全身,把她身上弄得满是泡沫。他的手还伸进她的花径内不停地抠弄,直到把她径内的体液清洗干净。

    最折磨人的事是他帮她洗完澡以后,还要给她涂润体乳,他好像很喜欢她的身体,带着薄茧的大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揉搓,揉她白嫩的小脚,揉她翘立的乳房,揉她圆润的屁股,揉得她欲火焚身,淫液四溢,他又凑近她的穴口将那些液体“咕叽咕叽”地舔掉,舌头还伸进去插她,二人差点又要失控。

    可是她的小穴已经被他干得红肿了,不能再进去,所以两人最后只能气喘吁吁地作罢。

    睡觉的时候江楚望还想不穿衣服,她强迫他穿上了睡衣,他还很有些委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