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PO-①⒏Còм 止损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江楚望冷眼看着他,对于他这番言论感到有些恶心。

    “这不是你自作自受吗?”

    “对,我是自作自受!”安东对他的态度毫无所觉,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不知道Silvia到底有多可怕,我就像她的一个物品,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自己在外面勾叁搭四,却不允许我有一丁点儿介意。我试过跟她提分手,后果真的很!严!重!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偏方,下在了我的食物里,那东西吃多了会阳痿!嘶……”

    最后这句话他说得有些激动,牵动了身上某处伤口:“Shit!”

    在这段关系里,他没有提及Silvia曾经给过他的帮助,隐瞒了她曾经动用家里的关系供他参加各类国际性的钢琴比赛,甚至给他买证书买奖杯的事实,那段恋爱关系给他带来的好处他全然的忘记,记得的只有对方的嚣张跋扈和处心积虑,这些情绪汇成了一股恶毒的暗流,涌向站在他面前的这个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男人。

    江楚望不想继续听他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周畅畅就是织瑛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只能怪周畅畅自己太睚眦必报,”安东习惯性地开始埋怨别人,“大四的时候,我家里给我联系好了国内的一所大学去当钢琴老师,这所大学离Silvia家里一个南一个北,如果我抓住这次工作机会,便能顺理成章的跟她分手,摆脱她的控制,可是这个时候我还有学分没修满,我胡乱选了一门看上去比较好过的课程,在那门课上,我碰到了周畅畅。”

    江楚望明白了:“周畅畅坏了你的好事,她举报了你抄袭,让你期末挂了科,必须重修一年才能毕业,工作机会也打了水漂。所以你开始想方设法的报复她,探寻到她的秘密,自以为握住了她的把柄,想要让她身败名裂——反正你已经被Silvia调教成了一个废人,你不介意再多拉一个人下水,对吗?”

    “是啊,我偷听到她和那个日本人的对话,知道了她曾经干过的好事,”安东呵呵干笑了两声,反问道:“其实你也认为这是污点吧?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急吼吼的过来找我。”

    说完他仔细观察着江楚望的脸,想从那张挑不出毛病的脸上看出诸如“恼羞成怒”之类的情绪,可是他并没有找到。

    安东很失望。

    对于安东反咬一口的行为,江楚望没有解释,本来就是一些闺房情趣,没有必要摊开跟外人说。只是,虽然他不介意,但这个世上怀揣着恶意的人太多,周畅畅不该再遭受这样的恶意。

    “你最近接洽了一所国内的二本院校吧?”江楚望靠上病房的门,面无表情的问道。

    安东脸色立马变了:“你……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跟你联系的是那所二本院校音乐学院的副院长,”江楚望顿了一下,“名字叫什么还需要我说吗?”

    江楚望的父亲做教育事业起家,和C城另外一家教育集团一起,可以说瓜分了本省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旗下的学校包括了小学、中学,甚至大学的一部分学院,其中不乏一些以XX大学附中、XX实验中学命名的所谓百年名校。

    他对于教育系统的一些隐性的规定一清二楚:不管是中学还是大学,在招聘的时候,同等条件的面试者,只要是个男的,活的,基本上对这个职位十拿九稳。

    学校教育系统中男性资源十分稀缺,所以男教师特别受欢迎。

    白芸的妈妈,也就是他的继母,以前是一名音乐老师,在学校也受到过很多不公平的对待,自从她嫁给他爸之后,在江家的帮助下,创办了一个基金会,为女性教师谋福利,想要尽力去扭转这种不公平的现状。

    安东选择当一名教师,而且去向是黑得流油的艺术学院,江楚望简直可以预见他敛财时候的丑恶嘴脸。

    “你想干什么?”安东显得有些激动,“我不是说了周畅畅的秘密在我这里很安全吗?”

    江楚望露出一个悲天悯人的表情,这让安东感觉很不安。

    “安东,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当老师,”他看起来是真的有点歉意:“你品行不端,荣誉掺水,实在是不配当一名老师去教书育人。”

    听到这话,安东反而被气笑了:“荣誉掺水?你了解我们学艺术的吗?有些证书和奖杯就是明码标价,给钱就能拿的,行业规矩就是这样,我不拿,一样有沽名钓誉的人拿。你们家周畅畅要是没点家底,她能去UAL念书?她能参加那么多比赛?多少比她画得好的最后默默无闻被埋没,还不是因为没钱连学费都交不起!至于品行不端,你当教育界有多少好东西?多少大学老师人面兽心,论文造假,猥亵学生,这么多不公,你这个圣父管得过来吗?”

    江楚望没有介意安东对他的讽刺,他只是说道:“大环境如此,并不是你随波逐流的理由。你说的那些事情,我虽然管不过来,但我会尽力用我所得到的东西去改善。至于你,我不会断你财路,你的荣誉和奖项还是你的,不会有人去举报你,我相信,靠着这些,你在哪里都能生存,只是你别想再进入教育界了,放弃这条路吧。”

    安东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应该学会及时止损,话我就说到这里,你好自为之。”

    江楚望说完这句话就出了病房,临走前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安东看着窗外,像是陷入了沉思。他其实不指望安东能听进去多少,一个从求学起就满脑子歪心思的人是绝对不会因为他几句话而转变心性的。

    但安东是个聪明人,他能听出来他的警告。

    处理好安东的事情,他便驱车赶回海边。现在正值暑假,海边度假的人流量大,路上堵车,耽误了不少时间。回去的时候刚过傍晚,周畅畅他们几个已经出海回来了,在别墅后的私人海滩架了个烧烤架,准备自己烤点吃的。

    彭沛伦早上受到了刺激,围了个滑稽的围兜站在烧烤架前准备露几手,白芸嫌弃他撒调料没轻重,所以一直在旁边提点。

    而周畅畅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坐在一旁专心的串烤串,察觉到江楚望走近,她抬头冲他眯眼笑:“回来了。”

    他在她身旁坐下,自然又熟稔地跟她一起忙活。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他说道:“回去以后,我们就见家长吧。我不想老是无证开车。”

    ————————————————————————————————————

    满200珠加更,自己立的flag,含泪也要加更……

    明天上最后一场肉了,哈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