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PO-①⒏Còм 画册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原本安东和她的交集就应该到此为止了,结果到四年级的时候,他们选中了同一门选修课。安东那时候还异想天开的觉得有她在,他能逃避小组任务,放心的回国处理工作的事宜。

    后来的结果大家也知道了。

    安东吃了一次大亏,就开始想方设法的要报复她。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到了她发表过的一些画册,从此逢人便开始嘲笑她是个人前装清纯,人后放荡的婊子。

    这次他站在这里,面对着江楚望,周畅畅大概知道他又要说些什么。

    她头一次后悔自己当初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接下了那份工作。

    可是江楚望有知情权。

    “小兄弟,”察觉到面前的男人比自己还高出小半个头,安东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我给你提个醒,不要被你身后的女人骗了。我问你,你看过她画的那些东西没?”

    “Anthony!”Silvia上前挽住安东的胳膊,低声呵斥道:“别说了,丢人现眼!”

    大抵所有在女朋友面前唯唯诺诺的小男人,被欺压久了以后都会有爆发的一天,Silvia这句话对于安东来讲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一把甩开她,冲着江楚望报复性的倾吐道:“织瑛,是周畅畅的笔名,你去网上搜搜看她到底以这个名字发表过一些什么作品吧,看了以后你就会知道,到底是多滥交的……”

    没有人看清楚江楚望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当所有人反应过来时,安东已经被江楚望摁在了地上,每当安东想要张口的时候,对方的拳头总是快他一部招呼了上来,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竟被对方压制得动弹不得。

    “江楚望可以啊!”钱觐有些惊讶:“这么深藏不露!”

    “他有个堂哥,曾经是个警察。”彭沛伦答道。

    “曾经?”钱觐注意到这个是过去式,“后来怎么了吗?”

    彭沛伦没有找到烟,心里有些烦躁,这时白芸主动递过来一根烟,他张嘴叼住,就着她的手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句话:“后来……因公殉职了。”

    ……

    闹剧周围的顾客们纷纷起身避让,Silvia尖叫着拉住周畅畅:“你快点把你男朋友拉开!你管管他们!”

    周畅畅冷着脸抽回手:“有人对我出言不逊,我男朋友为我出头,我高兴都来不及,为什么要阻止他?”

    听到这句话,江楚望反而停了下来,回头冲她笑了一下,白玉一样的脸,被这个场景衬得有些妖冶。

    安东趁着这个空档挣脱出了一只手,江楚望一时不察,被他胡乱挥动的拳头擦到了额角。

    妈的!居然打我男人的脸!

    周畅畅不能忍了,端起旁边桌上的冰桶对着安东兜头浇了下去,安东被一大桶冰水冻得瑟瑟发抖,整个人慢慢地停止了挣扎。

    “安东,”她蹲下来,盯着他有些涣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五年前我借给你的2000英镑,就当这次给你的医药费了。不用谢我!”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豪气过。

    Silvia受不了这么丢份的场面,默默地退到了门边相对安全的位置,一不小心跟白芸站得有些近。

    白芸看了她一眼,突然说道:“你男朋友在那边被人打,你倒是挺淡定的。”

    这句话引来了彭沛伦和钱觐的侧目,在叁双眼睛的注视下,Silvia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从现在开始不是了。”

    等到事情闹得差不多了,保安才慢吞吞的走过去象征性的拉开了江楚望。

    将后续的事情处理好,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回去的路上,江楚望一直牵着周畅畅的手,一直牵进了房里,她看着他额角被擦伤的那一块红痕,觉得特别对不起他。

    “周畅畅,”他突然开口,“我很后悔。”

    “……”

    “我那时候应该在伦敦多留几天,等到你,然后把你抢过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适合聊天。

    周畅畅坐在沙发上,听着外面的海浪声,有一搭没一搭的诉说着自己的留学生活。江楚望就靠在沙发的另一头,不紧不慢的听着,有些突然断开的地方,他并不催促。

    只是她说得越多,他越后悔。

    他那时怎么就没等等她呢?

    他那时候太生气了,气自己还未成年,气自己来得太晚,还气周畅畅变心得太早。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想站在她面前问问她,这么久了,她有没有想过他。

    他那时候没有等下去,因为他太骄傲了,又幼稚又骄傲,他觉得周畅畅简直不识好歹,在上飞机之前他甚至还很阴暗的在内心诅咒她这段感情不能长久,最好有一天她能哭着过来找他,告诉他,是她不懂得珍惜。

    如果有这么一天,他会把她晾一下,不会晾很久,最多半个小时,他应该就能原谅她。

    可是他没有等到这一天就已经把这个宏愿给抛之脑后了,毕竟分开的时间太长,他也不打算记她记一辈子。

    只是后来他再也没有遇见过像她这么合他心意的姑娘。

    周畅畅经常觉得她自己很无聊,而他觉得她哪里都有趣。

    她终于把故事讲到了那个给她提供住所,介绍工作的日本姑娘,虽然说她尽力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局外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但是这里她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周畅畅其实是个很自私又胆小的人,她既觉得这段经历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地方,又害怕江楚望会介意,所以她原本打算等他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的时候再交待这段过去。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有点好笑,她凭什么能让他爱她到无法自拔呢?

    “其实……”像是察觉到她的挣扎,江楚望突然开口,“刚升高中那个暑假,白芸搬进我家时,我捡到过一本画册。”

    “什么画册?”周畅畅一时间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是一本简易的连环画,内容很精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一个男人在林子里面迷路了,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一个小木篷子,篷子上面还有一个洞,”江楚望慢慢观察着她的表情,看着她由迷惑到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继续说道:“他凑到洞口一看,里面漆黑一片,突然洞里的风景变了,变成了一个女人在洗澡,这时他才明白过来,那片漆黑的风景是……”

    周畅畅突然扑了过来,捂住他的嘴,一脸的羞愤欲绝:“别说了!”

    他堆了满脸的笑,轻轻的拉开她的手,凑到她耳边亲了亲她的耳垂:“作者我还挺喜欢的……”

    周畅畅还是觉得很丢脸,捂着耳朵退到了沙发的另一角,有些防备的问道:“所以你在认识我之前就看过我画的那些东西?”

    他点头,一脸的乐不可支。

    “我跟你说,”她稍微冷静了一点,“不是只有你们男生会在青春期看A片的,女生也看的!她们不仅看,她们还点评!”

    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去代表别的女生。

    江楚望没和她计较,反正她说什么都对。

    看到他这个样子,周畅畅反而没了底气,嚅嗫着:“我画这些东西,你会不会觉得……会不会觉得……”

    “不会。”他立马回答,“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而且,你那个前男友说的话,后半句,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真的吗?”她有些不敢相信。

    他看着她的眼睛,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