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暗恋(下)男主视角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有一次她真的不小心舔到了,他迅速抽回手,那一触而过滑嫩触感令他天灵盖发麻,他不知所措,但她却看起来毫不在意,盯着她手上的面具示意他继续,好像那面具就是她的心甘宝贝一样。

    他又给她递过去一根,这下她连着薯条一起包住了他的手指,他舒服得差点气没顺过来,可是她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像在逗小孩,他有点不服气,直接将手指戳到了她嘴边,差点被她舔射。

    他落荒而逃。

    每次给她滴眼药水是最难熬的事情,起初只是看到她自己滴眼药水时老是滴不进眼睛里,他就主动揽过这个差事,托住她脑袋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她的头发异常柔软,身上还散发着刚刚吃过零食的奶香味,他忍不住越凑越近,感觉到她连呼吸都是甜的,他想把她的呼吸吞进嘴里。

    “你滴到我脸上了。”她突然开口。

    他倏的退开,脸上有些发烫。

    他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

    按理说周畅畅能画出那种小黄漫来,内心应该单纯不到哪里去,他不至于面对着她这么克制,他甚至劝自己放开点,说不定她正希望自己能做什么呢?可是他不能,她画画的时候神情是那么专注,仿佛这世上只有这一件事能让她上心,眼里散发的光满温暖而柔和,他甚至觉得说不定画小黄漫对她来讲都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觉得大事不妙。一个认知在他脑海里渐渐清晰,他好像喜欢上了周畅畅。如果不是“爱”这个词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讲太沉重的话,他倒宁愿用“爱”来形容这种感情。

    周畅畅好像只喜欢他的皮囊。

    不过没有关系,他这副模样应该还能让她喜欢很久。

    彭沛伦和周畅畅那个同学分手了,顺便带给他一个让他不能接受的消息——周畅畅准备出国了,艺术节以后就走。

    一开始他有些怪罪彭沛伦,彭沛伦自己分手了还要来破坏他的感情,后来他又有些怪周畅畅,怪她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件事,他甚至故意在班上女同学凑过来跟他说话时没有拉开和对方的距离,他知道周畅畅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她但凡有一点点在乎他,都应该走过来宣告主权。

    可是她没有。

    他觉得自己幼稚得可笑。

    到最后他才明白过来,他没有资格怪罪任何人,周畅畅有什么错呢?是他先注意到她,是他先找上了她,也是他先喜欢上她。

    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周畅畅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他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那之后他整夜整夜的睡不好,一想到她心里就是一阵钝痛,可是他不能去找她。

    他不能。

    他还是习惯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她好像并没有受什么影响,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艺术节那天在台下看见她完全是个惊喜,与她擦身而过时,她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他想过就这么走过去,不要管她,以后她怎么样都与他无关,可是远离她的每一步都踏得很艰难。他终于忍不住回头将她带走,一遍一遍的确认她是不是为了他而来。

    “嗯,我是来找你的,有些话想和你说清楚。”

    他只听得进前半句,他只想听前半句。

    他已经整整五天没有和她说话了,他好想她。

    她的一双手臂环住他时,他便完全听不见外面的声音,恨不得溺死在她怀抱里,他悄悄的亲吻她的手心,她迅速弹开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受伤。

    可是,是她先来找他的不是吗?

    他已经决定要忘记她了,是她不肯放过他不是吗?

    他一遍又一遍的亲吻她的手指,看着她的嘴唇一张一合,说着他一点也不想听的话,就是不肯说重点。他脑子嗡嗡的响着,只犹豫了一瞬,便吻上了她的唇,那里和他想象的一样柔软,她挣扎了一瞬,马上在他怀里瘫软下来,安静又顺从的样子。

    她是喜欢他的吗?还是只要有男生吻她,她都是这个样子?

    一想到以后还会有人这么吻他,他就嫉妒得快疯了,只能自暴自弃的含住她的嘴唇长久的吸吮,好像要把以后的吻一次性亲个够。

    可是根本就亲不够。

    他想要她,他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是他就是想要她,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一样东西。

    她的回应给了他鼓励,他没有经验,只能不停地靠亲她来安抚她,可是最后她还是很疼,他也很疼,但更多的还是爽。

    周畅畅在接下来的几年都没有回过C市。

    白芸通过高叁一年的努力,终于考上了国内一所普通一本,不算很好的学校,离C市也有点远,坐飞机大概要两个小时。

    但是她妈妈已足够欣慰。

    整个暑假,白芸几乎都在外面旅行,回家的时候几乎把自己晒黑了叁个色度。

    当然,回家她就后悔了,站在江楚望面前,自己黑黢黢的皮肤简直衬得他白得像一道闪电,她妈对自己如今的形象非常满意。

    现在她回想起来,她应该感谢这一瞬间,在这一瞬间她明白了“白”对于一个女生来讲有多重要,从此以后,她便开启了自己不懈追求美白的网红之路。

    去学校军训的前几天,她跟江楚望进行了一次为数不多的闲聊。说实话,她的确没把周畅畅和江楚望那段小插曲给放眼里,少男少女相处久了产生小情愫很正常,才一两个月的时间,要淡忘也很容易,况且她也看不出来自从周畅畅走后,她这个名义上的弟弟有受什么很大的影响。

    不过,她还是“不经意”的告诉了他周畅畅家因为她爸爸工作变动所以暂时搬去了S市的事情,对方一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

    她说过什么来着?

    少男少女的小暧昧果然不靠谱。这还没一年呢,这小鬼就把周畅畅给抛到脑后了。

    江楚望确实不明白白芸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他早已经知道的消息。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他去周畅畅家楼下看过,有热心的邻居告诉他,这家男主人被聘请到另外一所大学当学科带头人去了,而这家女主人是个十足的家庭主妇,于是也没什么牵挂的跟着一起搬到了S市。

    他当时很失望,周畅畅自从去了英国以后就没有再和他联系过,他更后悔当初自己在她走的时候没有多说几句话,哪怕一句话,告诉她自己会记得她。

    在他高叁那年的叁月份,他同时收到了牛津和耶鲁的录取通知,他倾向于去牛津,而江怀南想让他去耶鲁。因为早些年江怀南在美国办理了投资移民,连带着江楚望也获得了绿卡。

    在做出最终选择之前,江楚望决定去一趟英国,美其名曰去牛津看看。

    由于他一个月前已经成年,再加上他爸给他配了几个保镖随行,因此手续办很顺利。坐上飞机的时候,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但一想到12小时后就能见到周畅畅,他又有些雀跃。

    到了英国,他来不及倒时差,就先跑去给周畅畅买了几盒铅笔。他记得她以前说过她喜欢用Palomino Blackwings的铅笔画素描。

    周畅畅现在年纪大了,小零食应该满足不了她,得给她挑点贵的,所以他一次性拿了十盒。

    一直到他到达周畅畅的公寓楼之前,他都挺佩服自己的创意。

    当然,在他离开那所公寓之后,他还是很佩服自己的创意,只不过这次他把这一袋子创意都分给了路边经过的小孩。

    周畅畅不在,她的室友在门口来回打量了他很久,最终告诉他,“周畅畅啊,她和男朋友一起去了爱丁堡过周末,明天晚上才会回来。”

    “你看上去有些累,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我帮你打个电话给她。”

    “喂!你去哪儿?你没有话要我带给她吗?”

    他当时的表情一定很难看,那姑娘说了什么他一概没有听进去,失魂落魄的走到了大街上,那天伦敦的天气很好,难得出了一点太阳,可是他还是觉得连呼吸都透着阴冷。

    当天晚上他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他讨厌这个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待。

    ————————————————————————————————————

    作者的废话:今天加更一章,剧情走快点,小江同学和小周姐姐明天就重逢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