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暗恋(上)男主视角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江楚望的妈妈在他八岁那年出了车祸,那天他正在一个大学教授家里学大提琴,他妈妈开车来接他的路上遇上了轧土机逆行,当场死亡。

    他的爸爸江怀南在葬礼上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

    从此江楚望放弃了大提琴。

    他爸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连他都觉得是时候该走出来了,他爸还是沉浸在过去当中无法自拔。

    在他十四岁那年,江怀南终于遇见了一个女人,还将对方的女儿塞进了自家集团下隶属的学校,瞒着他交往了两年后,终于满怀歉意的过来征求他的意见,想要将对方娶进门。

    其实他并不是很介意,相反,他倒是希望能有个女人能过来照顾他爸的生活,其余怎样都无所谓。

    那个女人带过来一个女儿,名字叫白芸,对他很防备的样子,开学就申请了住校。

    他爸也察觉到了白芸对这个家没有归属感,因此找人特地给她装修了一个新房间,布置得像是小女生都会喜欢的样子。

    替白芸搬东西那天,江楚望从她的一堆笔记本中发现了一本画册,整本画的都是男女之间深入交流的那些事,画风挺幼稚,有些剧情还很猎奇,他匆匆翻了一遍,直到看见了最后的作者署名,还伴随着一句傻不拉叽的“送给白芸的秘密生日礼物”。

    他面红耳赤的将其扔回了原处。

    这是他的性启蒙读物。

    虽然说青春期的男生大多躁动不安,早早的就在碟片中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彭沛伦的初恋就是一个日本姑娘,经常在他耳边念叨,而且时常想要邀请他一起观赏。

    他从来没有答应过。

    他的自制力被一本画风粗糙的小黄漫打破,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春梦,梦见自己变成了画册中的一个男人,在林子里的小木屋外窥视着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洗澡。

    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裤子上一片濡湿,他有些懊恼,同时又觉得很奇妙。

    他喃喃的念着一个名字,心里升起一阵奇异的满足感。

    “周畅畅……”

    后来他才知道,周畅畅是那个经常和白芸一起的女生,皮肤挺白的,好像特别怕晒太阳。有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在人群中寻找她,在她不经意的望过来的时候,又假装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

    他还是会做那样的梦,只是梦里那个洗澡的女人终于有了面孔。

    有一段时间学校挺流行在校服上DIY,他原本觉得这是个比较傻缺的行为,直到彭沛伦的校服背后出现了一个卡卡西,告诉他这是他新女朋友的同班同学画的,名字叫周畅畅。

    江楚望将那件校服抢过来穿了几天,觉得周畅畅的画工精进了不少。

    一天,白芸的妈妈烤了很多小饼干,托他带到学校转交给白芸。白芸不在,是周畅畅出来拿的,他有些惊喜,她却有些惊吓,背着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死活不肯接他递过来的袋子。

    说实话,他巴不得他们僵持得久一点,那样他可以多看看她。可是课间只有十分钟,眼看着马上要上课了她还在那里呆着,于是他不得不开口道:“我们班彭沛伦校服上的卡卡西是你画的吧?画得真好。”

    她听了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可是他却开始嫉妒彭沛伦。

    他在他们班排节目的时候存了点私心,故意提出要把前期准备工作交给别班的人来做,周畅畅是最好的人选,C城扩建的高铁站南翼还挂着她爸的巨幅画作。

    不用自己花心思的事情总是额外的令人赞同,他们班同学都很满意这个提议。

    他也很满意,终于可以有正当理由来接近她。

    可是周畅畅好像对彭沛伦兴趣更大,说话的时候她只看着彭沛伦,吝啬的不肯看他一眼。

    原本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可是现在他有些慌。

    彭沛伦不适合她,他怕她会受伤。

    定做服装的前一天,他打电话叫彭沛伦第二天不要出现,对方贱兮兮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回荡:“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江楚望,祝你成功早日~”

    压下内心陌生的的欲望,他发了个信息给周畅畅,告诉她明天只有他们两人一起,她的回复很冷淡,只有一个“好”字,像是透着点失望。

    他没有再回她。

    第二天他出门很早,因为他实在不知道C城还有一条巷子名字叫“裁缝街”,司机带着他找到那条巷子花费了一点时间,幸好周畅畅还没到。

    巷子里渐渐升腾的叫卖声对他来讲有些陌生,在雾气快要完全散开的时候,周畅畅出现在他面前,仰着脸跟他打招呼,头上洒满了阳光,他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多看,怕自己的目光太灼热,一不小心会吓跑她。

    周畅畅终于愿意看着他说话,偶尔还会碰一下他。被她触碰的地方微微发烫,过了很久都残留着温热的触感。

    他很愿意看着她睡觉,这样他才能肆无忌惮的打量她。她睡觉的时候呼吸有点不均匀,还有些毛毛躁躁的小动作。餐厅突然的停电让四周温度开始攀升,服务员走过来小声告诉他马上就会解决,他决定暂时不要叫醒她。

    可是她似乎睡得很不安稳,他拿着竖在桌上的单页菜单,忍不住坐到她身边替她扇风。

    大概每个男生都会对自己的性幻想对象怀抱着特殊的感情,像是彭沛伦对于那个碟片里的日本姑娘也有着挺深的执念,那个姑娘好像身材有些丰腴,所以他找的每一任女友都是大胸妹,不过也许他本来都好这口。

    江楚望从小对女性这种生物就兴趣不大,事实上他对任何事物都有种兴趣缺缺的感觉。周畅畅算是他仔细观察的第一个女性——当然她现在还不能被称之为“女性”。他的目光从她的额头滑到她的领口,再到她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肩带,甚至连她那不算饱满的胸脯都让他有些心痒。

    很遗憾的是停电的事情的确马上就解决了,他坐回她的对面,想看一会儿书平复一下心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带一本书出来,他只知道一直到她醒来,他都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这一天他过得很愉快。

    周畅畅决定在学校的画室里开工,虽然他欣赏不来她画的那些面具,但他很喜欢在她满手油彩的时候去打扰她,那时候她根本空不出手来做任何事情,所以会用软萌软萌的语气向他撒娇,他很乐意被她这么使唤。

    他很喜欢听她吃东西的声音,不管是咀嚼声还是吞咽声,都能给他的耳朵以极大的抚慰,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这种变态的癖好。

    周畅畅好像很喜欢吃日本带回来的伴手礼,每次喂她的时候他都能从她的表情中觉出一阵幸福感,只是她每次都吃得很规矩,粉软的舌头从来都不会一不小心碰到他的手指。可是那种甜腻腻的奶油味却一直在他指尖萦绕不去。

    他很想让她舔干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