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舔舐(H)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周畅畅的脸红透了,她没想到他看上去一本正经,调戏起人来却这么坏,自己想什么不告诉她,却一直诱哄着要她先主动,她差点就上当了,可是想起她去送面具那天,她同班同学踩着他的影子跟他说话的情景,她顿时清醒了过来,抽回手背到身后气鼓鼓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么好?”

    亲到一半的手不见了,江楚望一脸的意犹未尽,嘴角还噙着一丝笑,“我就对你这么好过。”

    骗子!

    周畅畅心里暗骂,可是又不能说自己是因为看到有女生站在他的影子里所以生气,不然显得太小心眼了,于是她闭着嘴干脆不说话。

    江楚望凑近她,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不信啊?”

    “哼!”

    “不信算了。”

    周畅畅简直要被他气疯了,想站起来却被他捏住肩膀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他的脸渐渐放大,嘴上传来温润的触感。她呆了几秒,伸手推了他一把,她觉得力道还挺轻的,可没想到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结结实实的坐到了地上,还顺手把她捞进了怀里。

    她抬起头打算控诉他的狡猾,却被他扣住了脑袋,嘴又被堵住了。少年的吻很青涩,很轻柔,小心翼翼的在她唇上碾转,手上的力道却不肯放松半分。

    体育场门口有渐渐清晰的交谈声传来,那是提早离场的学生打闹的声音,周畅畅紧张得忘记了呼吸,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袖不放松,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要被抓个正着了。

    江楚望抱着她翻了个边,挤进了杂物箱与墙的死角,一手撑住墙,一手护住她的脑袋,将她的身子挡得严严实实,少年的身体还未完全长开,周畅畅安静的附在他还不算宽阔的胸前,听着他剧烈的心跳声,嘴角悄悄的扬了起来。等到人声远去了,他又捧住她的脸不管不顾的亲了上来。

    太过热情的气息让周畅畅有些吃不消,终于在一次换气的时候,她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你……你让我歇一会儿。”

    江楚望的眸子亮得惊人,一双薄唇怎么看怎么诱人,周畅畅不自觉的舔了舔嘴,有种没亲够的感觉。

    好舍不得他。

    周畅畅忍不住将他拥在了怀里,他伏在她胸口,乖顺得像只金毛。

    只是没乖多久,他脑袋就在她胸上拱了一下,力道很轻,却足以让她的奶尖产生骚痒的感觉,一声呻吟不小心从她口中溢出,她颤抖着捂住了嘴巴。

    好丢脸……

    江楚望仰头看她,一双清澈的葡萄眼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跟她梦里那双湿漉漉的眸子相重合,只是脸上的神情多了一丝促狭。恶作剧般的,他再次在她胸口蹭了一下,察觉到她的颤抖之后,突然隔着衣服亲上了她的奶尖。

    “你心跳好快。”他含糊不清地说。

    周畅畅忍不住捧起他的脑袋,闭着眼主动去寻他的嘴唇,他一边回应她一边伸手抓住她的胸揉搓,她的胸对于她细瘦的身材来说算是大的,手感很好。

    直到两人再次亲得气喘吁吁,才难分难舍地停下来。

    “想要吗?”他问。

    她点头,没有犹豫。

    或许以后他会遇上更好的女孩,但她肯定遇不到比他更好的男孩了。

    今天她不想留任何遗憾。

    体育场内的表演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主持人的主持词在秋天微凉的空气里越飘越远,她跟着江楚望走到了一栋平时没怎么来过的大楼,这里有一间学校当初给他准备的午休房,他不想显得太特殊,所以很少来这里。

    把窗帘拉严实之后,他对跟在身后的周畅畅说道:“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会来。”

    周畅畅胡乱点了下头,扫视了一遍房内的装饰,桌椅、沙发、床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淋浴间,她在床和沙发之间做了下选择,最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僵直的背暴露了她的紧张。

    江楚望半跪在她身前,伸手覆上她冰凉的手指,直直地望向她:“你相信吗?我比你更紧张。”

    他仰望她的样子,就好像她是他的珍宝。

    她放松下来,捉住他的手指咬了一下,这个行为给了他莫大了鼓励,欺身便将她压在了沙发上,清冽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旁,他在咬她的耳垂,一边咬还一边揉她的胸口,揉得她直喘气。

    吻得到她嘴唇的时候,有些激烈,跟体育场外的温柔判若两人,姿势极具侵略性,仿佛一下子便掌握了接吻的章法,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就闯了进来,在她嘴里胡乱搅动,一下一下吞食着她的津液。

    后来他又开始咬她的下巴,一路肆掠到脖子,知道不能留下印子,就没用力,只是像条大狗一样在那块细嫩的肉上面舔弄,一直舔到她的锁骨,才在那里咬了一口。

    她嘤咛出声,他呼吸一窒,手从衣角溜了进去,绕到她背后解开她的内衣,将她的衣服推了上去,两只白嫩的乳房现出真容,粉粉的奶尖微微翘起,形状很好看。

    他低头叼住她的奶头,轻轻重重的舔咬,用力地轮流大口吞吃,同时一只手托住她的屁股往他身上挤,他那里有一团火热正抵着她的下体摩擦,她被刺激得眼角发红,她很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穴口的湿意,那里被淫水打湿,开始发痒。

    她难耐地扭了扭身子,江楚望终于玩够了她的奶子,开始脱她的裤子。他像她梦里见过的那样体贴,从她的肚挤眼往下亲,完成了梦里没做完的最后一步。

    他亲上了她下面的小嘴,像接吻一样啧啧地亲,舌尖挑开馒头似的阴瓣,顺着那条缝开回刷动,双唇还包裹着她的小肉核细细地啄,她流出来的水全被他吞吃,她爽得快要哭出来,不住地颤抖,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身体更爽还是心里更爽。

    她的穴口像发大水一样春潮泛滥,过了半晌她才停止颤抖。他伸手在她穴口轻轻一勾,她又开始抖。

    “你抖成这样是很舒服吧?”江楚望突然问道。

    故意说荤话来刺激她吗?周畅畅小嘴一撅,轻轻推开了他。

    他的表情有些茫然,又有点委屈,周畅畅顿觉自己就像个爽完就不认人的渣女。她懊恼地挠了挠头,小声说:“我只是想礼尚往来一下。”

    江楚望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红着脸站了起来,任她坐在沙发上扒他的裤子。他的小弟弟发育得很好,尺寸很可观,虽然这是周畅畅见过的第一根活体小弟弟,但她好歹也是阅过了一些片子,对于阳具的大小认知自认为还算权威。

    看来他被憋得有点狠,马眼处渗出了一点可疑的液体,周畅畅伸手抓住,那根肿大又热又硬,她学着片子里女主的动作,用手套弄了两下,便张嘴舔了上去。

    她听见他喘粗气的声音,舔得更卖力了,无师自通似的捧着那根小弟弟从根部舔到了顶端,最后张嘴含进去吮弄,那棒身太粗大了,她只能含进去一小截,含得小嘴酸痛。

    突然江楚望退了一步,她嘴里那根东西也随之抽出,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看到他射到了旁边的地板上,她张着嘴看呆愣愣地看他,看看他红着眼睛倾身过来抱住她,用力地吻她。

    前戏都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剩最后一步。

    他扶着自己不小的弟弟抵上她穴口的时候,两人倒同时想起来自己都没经验了,尴尬对视了一眼,磕磕绊绊地尝试。

    后来是什么滋味,周畅畅记不清了,只记得疼,还有江楚望紧紧搂着她,在她耳畔又畅快又愧疚的那几声“对不起”。

    午休室的淋浴间在他们完事后派上了用场,分头洗完澡后,江楚望送周畅畅回家。

    坐在江家的车后座,她将手放进江楚望摊开的掌心,感受到他回握的力道后,她将脑袋搁上了他的肩膀。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年少的承诺总是太轻易就给出,太轻易就忘记,所以他们心照不宣的没有给对方一点压力。

    他一直将她送到了小区楼下,周畅畅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紧牵着的手,低着头道了一声“再见”,听见对方低低的“嗯”了一声后,推开车门下车。

    “周畅畅!”

    他跟了下来,站在楼道外昏黄的灯光下,神色黯淡。

    正当她准备说些什么时,他却上前一步,走近她,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再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