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怀春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一直到艺术节前,周畅畅都没有再找过江楚望,而对方也心照不宣般的没有再联系她。年少的爱恋总是突如其来,结束得也莫名其妙,不需要任何交待。

    害怕再次见面两人会尴尬,因此周畅畅不再关注着球场上的一举一动,不再去小卖部企图偶遇,不再在课间操时从人群中搜寻他的身影。安心待在教室听课,结果真的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原来她不做出努力,连遇见他的机会都没有。

    白芸觉得有点对不起她,周畅畅笑着安慰道:“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学期换一个暗恋对象,况且我马上就要去英国勾搭歪果仁了,到时候生个混血宝宝认你当干妈啊!”

    同班的苏拉最近心情也不好,见谁都是一副欠了她钱的表情。她和彭沛伦好像掰了,原因是彭沛伦看上了同年级的一个漂亮妹子。

    都是些没良心的小鬼!

    周畅畅忍不住和她同仇敌忾,苏拉很感激她,便忍不住和她分享了一个秘密,“后天我要找人打彭沛伦一顿,让他艺术节上不了台。”

    周畅畅心里一惊,赶紧劝阻,“别做得这么绝嘛,你打他一个人,影响他们一整个班的节目,我觉得不太好。”

    “那你说怎么办?”

    “表演完了再打。”

    艺术节那天晚上,高叁的年纪主任大手一挥,取消了他们今天的晚自习,准许他们去看个表演放松放松。只有一小部分同学选择了去,更多的人决定留在教室学习。

    所以高叁年级入场的时候,人数看上去有些可怜。

    更可怜的是学校并没有给高叁安排专门的座位区域,于是周畅畅她们只能在体育馆靠后的区域坐着。

    白芸有些担心周畅畅和苏拉,也一起跟了过来,见到身边的两人各怀心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苏拉,你真要去找人打彭沛伦?”

    “什么真的假的,我人都已经找好了。”苏拉撇了撇嘴。

    “我们学校的人吗?”

    “外校的。”

    “外校的会不会下手不知道轻重啊?万一把人家打残了可怎么办?”周畅畅多了一句嘴。

    “你有完没完!”苏拉顿时变得有些激动,“你们都别劝我,不打他一顿我难以泄恨!”

    周畅畅与白芸交换了一下目光,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白芸抽了张纸巾给苏拉。

    周畅畅试过坐在座位上寻找江楚望的身影,然而高一和高叁之间隔了整个高二,黑压压的一片挡在中间,她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你要纸巾吗?”白芸问。

    周畅畅瞪了她一眼,“我自己有!”

    高中生的艺术节由于受到各种主题与条件的限制,排练出来的节目都是不在乎内容,只注重形式。很快,她们叁个人都有点意兴阑珊。好不容易等到了高一1班上场,周畅畅睁大了眼睛,不肯错过每一幕。

    她太专注于寻找江楚望了,以至于都忘了欣赏自己的面具。

    可是她隔得太远,根本就看不清楚他是不是在台上。

    身边的苏拉突然站了起来,“我走了,没意思。”

    周畅畅赶紧拉住她,“你去哪里?”

    “去找他说清楚。”说着就往后台去了。

    “你说她还会找人打他吗?”周畅畅问白芸。

    白芸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多半打不成。憋的一口气,泄得差不多了。”说着瞥了一眼周畅畅,“你担心她?”

    “我……没有啊。”

    “担心她就跟过去看看呗!”

    话刚落音,周畅畅已经跑得没影了。

    “唉,怀春的少女真可怕……”白芸感叹着,收拾了一下东西,哼着小曲回了宿舍。

    周畅畅跟着苏拉到了台下,一晃神就不见了她的人影。凭着一时冲动追过来,这时她才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

    迎面乌泱泱过来一群学生,看样子是刚刚表演完准备回本班的休息区,周畅畅眼尖的看到最前面一个学生手上拿着的面具,这才反应过来这是高一1班,再一眼就看见了江楚望,在台下昏暗的灯光里也依旧醒目的样子。旁边似乎有人想找他搭话,他一直没回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畅畅低着头与他们擦身而过,心里既盼望着他能发现她,又有些忧虑要是发现了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反应,好像前段时间对他的埋怨都烟消云散了,在这一刻,她只想和他说说话。

    一直到1班队伍里的最后一个人经过她身边,她都没有等到他发现她。

    周畅畅自嘲的笑了笑,准备离开这里。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像是飞奔过来,还有些刹不住力道。一个身影带着她快速的往体育场外走去,熟悉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欣喜,“周畅畅,你来找我的吗?”

    周畅畅心怦怦跳着,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他将她带到体育馆外一个堆放杂物的角落,停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又认真的问了一次,“你是来找我的吗?”

    他的眼里透着些微的霸道,还有一丝忐忑,周畅畅轻轻点了点头,“嗯,我是来找你的,有些话想和你说清楚。”

    得到这么郑重其事的回应,江楚望反而松开了手,退后几步,脸上的表情沉静下来,“如果你准备告诉我你过几天就不来学校了,那我不是很想听。”

    周畅畅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不久吧。”

    周畅畅想起前几天他突然的不联系,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吗?

    “对不起,因为我……”

    “说点别的我不知道的吧。”他显然不想听周畅畅的任何解释。

    好像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显示出小脾气,不知道怎么的,周畅畅觉得这样的他也好可爱。她上前一步,准备牵住他的手,耳畔却突然想起了一声清亮的巴掌声,她侧头一看,是苏拉和彭沛伦正站在体育馆门口争吵着。

    周畅畅赶紧扯着江楚望躲在一个杂物箱后面蹲下,看到他想开口说什么,便抱住他的脑袋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苏拉很爱面子的,她肯定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她撒谎了,她不知道苏拉介不介意别人看到自己跟前男友在那里相爱相杀,她只知道她想借机和江楚望亲近亲近。她看着他的后脑勺,心里不住的感叹不愧是她看上的男生,连后脑勺都长得那么好看。

    她真佩服自己的临场反应。

    江楚望安静的被她搂着,一双眼睛眨了两下,表示他知道了。

    旁边的争吵似乎在那苏拉打出那一巴掌之后就陷入了胶着状态,可是彭沛伦心真狠啊,说了一声对不起之后就再无言语,无视苏拉在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带雨。

    哭着哭着,苏拉自己也觉得纠缠下去没意思,擦了擦眼睛,对着他挤出一个笑容,“彭沛伦,我等着你栽跟头的那天。”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彭沛伦面无表情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摸了摸被打的脸颊,抬脚回到了体育馆。

    女生的力道到底太小,跟挠痒似的,一点也不疼。

    直到两人都走远了,周畅畅还是没有放开江楚望的意思,她直勾勾的盯着他高悬的鼻梁,盯着鼻梁上靠近右眼窝的那颗小痣,盯着他慢慢变红的耳朵,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掌心,她觉得自己的掌心酥酥麻麻的都快被他融化了。

    在察觉到他的双唇触碰了一下她的掌心之后,她触电般的抽回了手,却不料对方先她一步攒住了她的指尖,接着一个滚烫的吻落在了她的手背。

    “你刚刚想说什么?”他垂下眼睑,手指耐心的摩擦着她的,一时兴起又拿到嘴边亲了亲,变声期的声音透着一股奇艺的沙哑,“说我想听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