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约会(微H)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她觉得自己好像魔怔了,这种魔怔一直延续到梦里面。

    梦里的场景很简单,只有一个四目都是白色的房间,房间里放着一张大沙发。也许是她自己太懒,做梦都舍不得架构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江楚望是清晰的,他就坐在那张沙发上,看着她慢慢地朝他走过去。

    她走到他面前停下,他顶着那张漂亮的面孔从下往上仰视她,葡萄一样的眼睛湿漉漉的,就这么看了半晌,他张口说道:“姐姐,我要亲你了。”

    她弯下身子将嘴凑过去,他却摇摇头:“不亲这里。”

    说着伸手掀开了她的上衣,一个吻轻柔地落在了她的肚挤眼,她在梦里变得特别大胆,穿着条小短裙就直接跨坐在他身上,这个动作令他方便了不少,他从肚挤眼一直亲到内衣边缘,被他的嘴触碰的地方一路像着火一样。

    她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内衣脱掉,摇晃着奶子凑到他嘴边:“亲这里可以吗?这里好痒。”

    他冲她笑了笑,奖励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凑近她左边的奶头,舔了一口,这一口舔得她更痒了,正想催促他快点,他就张嘴把奶尖含了进去,又亲又吮,另一只手还把玩着她另一只奶,玩得她双腿支撑不住。

    一只亲够了,他便去亲另外一只,直到两只奶尖都被他舔得微微翘起,他才停下来仔细欣赏那对水光泛滥的乳。

    她咬了咬嘴唇,特别不要脸地说道:“我下面也痒。”

    他抚上她的小屁股,肆意地揉捏:“下面也给你亲。”

    最终,她没有梦到他亲她下面,梦就醒了……

    美梦总是这样,做不到最后。

    周畅畅气急败坏地醒来,拍了几下被子发了一通起床气,为了没做完的春梦。

    现实中对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可口弟弟,她当然不敢肖想些什么,但梦是她做的,没做到最后一步,简直太遗憾了。

    晚上穿的内裤有些湿,她去厕所洗内裤的时候才看到自己脸上挂着两个烦人的黑眼圈。

    她拿着妈妈的化妆品仔细的画了个淡妆,确定黑眼圈看不见了之后,才踏着清晨的薄雾出了门。

    昨天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在C城一条裁缝街,说是裁缝街,其实也就是一条仅能供电动车与自行车穿行的巷子,因里面坐落着众多裁缝铺与布料铺而闻名。C城很多玩cosplay的学生都喜欢来这里定制服装。

    周畅畅赶到裁缝街的时候,江楚望已经到了。还未走近,她就已经紧张了起来,昨天梦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梦里他湿漉漉的眼睛、到处作乱的嘴唇和灼热的手掌一直在她脑海进行回放,她怎么挥都挥不去。

    站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她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她告诉自己,要把他当作自己笔下会动的画,这样想着,情绪果然平复了不少。

    她跟着往来的人群悄悄的移动到他面前,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等很久了吗?”

    江楚望像是刚刚发了很久的呆,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又飞快的移开了目光,“没有。”说完又看了看她,问道:“你吃早餐了吗?”

    “没有啊,早上怕迟到,出门太急了没来得及吃。”

    于是二人决定就在旁边的小摊上买两份豆浆油条吃。江楚望吃东西很安静,为了和他搭话,周畅畅开始找话题,“彭沛伦去哪儿了?怎么今天没来?”

    江楚望动作停了几秒,“他约会去了。”

    “哦~”周畅畅拖长了尾音表示了解,轻声嘀咕道,“来这里也可以约会嘛。”

    刚说出口她就愣住了,她在说什么?她在暗示自己和江楚望也在约会吗?难道是她单方面把这次会面定义为“约会”的情绪太明显了吗?

    她悄悄抬眼看了看他,发现对方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并没有在意这句话,她便自己岔开了话题,“你是你们班班长吗?”

    “嗯。”

    “你们班这个傩戏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啊?”

    “我不知道,那不是我负责的工作。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帮你问问。”

    “那还是算了,”周畅畅不是很关心这个,她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你会演男主角吗?”

    “不会,”江楚望摇头道,“我没什么表演欲,最后应该会演个道具之类的。”

    很好,不会有女同学跟他跳亲密的舞蹈了。

    一份早餐的时间下来,周畅畅觉得和他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看着巷子里的店面陆续开了门,江楚望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走吧。”

    说话的语调很轻,很软,像是一团裹着糖霜的糯米糍,一滚就滚到了周畅畅的心坎里。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跟师傅沟通完款式,选定衣料,最后约定了星期一派个学徒去学校给1班的同学量尺寸,做完这些事,早上吃的油条早已消化。走出巷子,周畅畅饿的有点头晕,抓着江楚望的胳膊求投喂,“我好饿啊,我们吃东西去吧。”

    对方乖乖的让她抓着胳膊,耐心的问道:“吃什么?”

    周畅畅想着过段时间就要出国了,很长一段时间都吃不到大中华的美食,于是提议去吃中餐。江楚望把她带到了江边一家以菜品精致出名的湘菜馆。

    一直到坐进包厢,她才发现自己早上让他吃路边摊好像太委屈他了。不过没事,她算了算身上的零花钱,这顿应该能请得起。

    跟班上那些吃饭狼吞虎咽的男生不同,江楚望吃饭的姿势缓慢而优雅,周畅畅一边纳闷怎么能有人家可以将小孩教得这么好,一边止不住的往他身上瞄。

    一顿饭下来,江楚望的耳朵变得有些红。

    周畅畅却有点困。

    周畅畅从小就是那种精气神不足的人,又懒又爱睡觉,瞌睡虫在午睡时间到访,服务员收拾完桌子,刚上来一壶果茶,周畅畅就有些不好意思表示自己要睡二十分钟,得到对方同意后,靠着沙发睡了。

    迷糊中感觉四周温度渐渐升高,空气变得有些热。没过多久,她又感觉身边坐过来一个人,接着有风扑面而来,一阵一阵的,像是有人在给她扇风。可是她太困了,虽然能察觉到周围的动静,可是眼睛却始终没办法睁开。

    等到她终于睡饱醒来,睁眼看到江楚望在对面安静的看书,她面前摆着一小杯泡好的茶,正蒸腾着冒着热气,她有点恍惚。

    “我睡了多久?”

    江楚望看了看表,“叁十分钟吧。”

    “哦,”她拍了拍脸颊,起身,“我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走到洗手间她才记起来今天化了妆,忙活了一上午,妆都快掉光了。周畅畅稍微整理了一下,正准备回去,却听见角落有人在闲聊。

    “刚刚停电了吗?”

    “是啊,停了好一会儿呢!热死了,还有对小情侣在虐狗。”

    “怎么虐了?”

    “你是不知道那小男生有多体贴,他女朋友在睡觉,睡到一半停电了,也不舍得叫醒她,只坐过去给女朋友扇风,一直扇到来电了才坐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