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重逢 他很可口(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好无聊啊!好想被强奸啊!”

    这是周畅畅回国两个星期以来,手机里面收到的最频繁的消息。发件人是她的至交好友——白芸。

    其余时候大概就只有周畅畅的爸妈、手机运营商以及一众办信用贷款的信息会偶尔骚扰一下她了。

    想起来其实也挺凄凉。

    不过周畅畅是个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的人,即使自己一个人待着也能找到无所事事的乐趣,因此倒也没有觉得太孤单。

    就像现在,她坐在咖啡馆里,等待着主动约她出来逛街,自己却反而迟到了的白芸。她并没有觉得焦灼,相反,她找到了一些事情做。

    在她对面坐着一个美女。

    那位美女的长相是如今的时尚界特别吃香的“有高级感”的脸,五官并不是毫无缺陷,组合起来却有种仙气飘飘的感觉,把照片发到大XX吐槽君那里,大概能在一众挑剔的粉丝嘴里拿个八分以上。

    为了打发时间,她决定掏出纸笔画一幅素描画送给对方。

    回国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产生给陌生人画画的念头。

    正当她心无旁骛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咖啡馆的门被人推开了。有个身影夹着大夏天的热浪经过她的身边,径直坐到了她对面桌的美女面前。

    周畅畅一气呵成的完成了自己的大作,正准备和实物对比欣赏时,才发现对面桌美女的身影被一个高大的背影挡住了。那是一个反戴着棒球帽的男孩儿,短袖短裤下露出的四肢白净而纤细,脚踝像是刀刻出来一般。

    有着这样一副完美的骨架,不用看脸也知道是个帅哥。

    果然,漂亮的人只和漂亮的人玩。

    白芸的微信在这时发了进来:“我到了,你在哪里。”

    聊天界面上还能看到上面几条聊天记录,其中就有那条“好想被强/奸”的呐喊。

    周畅畅突然觉得有些心跳加速,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收拾好,走到服务台将素描画递给了服务生,请他在自己走后将画送给那位美女。服务生小哥看了看画,又看了看那位美女,一脸了然的冲周畅畅比了个OK的手势。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想回头再看看那个棒球帽男孩的完美骨架,刚好这时候他把胳膊搭上了自己的椅背,稍微朝着门口偏了偏头。

    周畅畅愣住了。

    她认识他。

    正当她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的时候,棒球帽男孩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又轻飘飘的移开了目光,这让她还没完全举起的手连同她的面部表情一起在原地僵成了一尊石膏。

    呃,好像已经不记得她了……

    周畅畅沮丧了几秒,撑开遮阳伞走出了咖啡厅。

    外面的太阳有些毒辣,强烈的日光晃得她一阵晕眩。都说他们这一代的独生子女都被父母娇惯得丧失了自理能力,周畅畅却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从小她爸就喜欢往大山里面跑,常常一进山采风就是大几个月,她妈对她爹这种叁天两头就出去田野调查,为民族艺术事业做贡献的精神非常支持,并且以实际花销逼迫着她爹出去讨生活。

    这个月周畅畅的爹又不在家,而她妈在她回来的第四天就和朋友们一起开车去了云南旅行,因此她回来这么久了,愣是没人想起来给她准备一辆代步工具。

    所幸约定的地点就在旁边的商场,走过去也不算太煎熬。

    刚进商场,她还没适应急剧下降的温度,就被迎面走过来的女人给抱了个满怀。

    “周畅畅!今天姐姐带你扫平美妆区!”

    这个分分钟都能上演小剧场的Drama Queen是周畅畅多年来的好友,俩人的缘分可以说从小学一直延续到了高中。事实上,白芸的人生经历也确实不负她戏剧般的个性,小学时她爸爸意外身亡,高中时她妈带着她这个拖油瓶嫁给了他们省一个教育界的大拿,引起的轰动即使在七年后的现在也可以供C城的大妈们谱写出一部收视担当悬浮剧。

    而白芸其人,作为一个现实版灰姑娘的女儿,也在各种质疑与比较中平安喜乐的成长为了一个拥有十几万粉丝的美容博主。她对这样的人生非常满意,唯一觉得对不起她亲爸亲妈的地方大概就是她并没有如他们取的名字那样成为一朵简单纯洁的白莲花,而是从小就像在污泥潭中滚过一般长成了一个污力滔天的女司机,并且成功带偏了一枚周畅畅。

    周畅畅自认为在她妈妈的耳濡目染之下花钱算挺没有节制的了,不过在亲眼目睹了白芸一次性将美妆区各大品牌新出的口红每个色号都买全的行径之后,她望着自己手里精挑细选的叁只口红和一瓶粉霜,默默的败下阵来。

    “我的粉丝们呼唤这个系列的试色已经好久了!”

    ……

    “这个细管口红大陆专柜终于上了,娘的色号居然不全!”

    ……

    “周畅畅你累了?周畅畅你不行啊!身体这么虚!我把我私人教练的号码给你吧!我跟你说,那汉子的身材好到爆!屁/股又圆又紧/实,保证你见了迈不开腿!”

    ……

    这个时候,周畅畅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穷,她决定明天就和出版社的编辑联系画册出版的事宜,至少要给自己赚到请私人教练的钱。

    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虽说周畅畅在英国这几年也见到过不少身长窄腰的所谓“行走的荷尔蒙”,如果说外国人的体味与除臭水的味道也能为这荷尔蒙加分的话,那她宁愿对这荷尔蒙敬而远之,再加上“英gay兰”的名号从来也不是浪得虚名,因此她至今还没感受过迈不开腿的滋味。

    想起来也是有点心驰神往。

    等到白芸终于逛累的时候夜幕已经彻底降临,周畅畅提议去吃小龙虾,每到夏天,小龙虾就是她最想念的美食。白芸轻车熟路的带着她去了一家位置相对隐蔽但是口味很好的小店,二人将蒸虾、虾尾、口味虾吃了个遍,心满意足的准备结束这美好的一天。

    里间的包厢门却突然开了,周畅畅怔怔的望着里面走出来一个反戴棒球帽的男孩,个子太高,她脖子拧得有些酸。与此同时,白芸却恨不得把头埋进桌子里。

    男孩走到白芸身边停了下来,看着满桌狼藉皱了皱眉头,“别躲了,早看见你了。”

    白芸垂着脑袋不说话,男孩换了副口气:“来我推荐的地方吃东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不会笑话你的。”

    “不不不,你误会了,”白芸蹭的抬起头,望着他刚出来的那扇门,“你朋友在里面吧?那我得赶紧走了!免得被人拍到没有P过的丑照。”

    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周畅畅说道:“这是你畅畅姐,高中的时候还帮你们班准备过艺术节的。”

    被点了名的周畅畅忙咧开嘴冲着男孩笑了笑,对方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好像热度又降下了一层,礼貌的点了点头自报家门,“江楚望。”

    白芸继父的儿子,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