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И2qq.Cοм 番外1:小草莓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番外1

    婚礼是一月中旬在爱尔兰举办的。

    除了路盛因为柳依南已经接近孕晚期没出席以外,两人所有家人和亲密的好友都出席了。

    婚礼一切从简,按照夏蕉的意思去掉了所有繁琐的步骤。

    “真的超级美的。”伍婷婷看着挂着的婚纱忍不住感叹。

    夏蕉穿着开衫,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在帮她做造型。

    “Molly,我妈妈漂亮吗?”Leo问一边的Molly。

    “漂亮,Summer auntie 最漂亮了。”Molly小嘴甜甜的。

    两个小朋友坐在床上,看夏蕉梳妆打扮。

    婚纱不是华贵的式样,所以造型师给夏蕉弄了一个简单的发型,松松地扎了个低马尾。

    “好了吗?”沉辰年进来问,“好了的话先不要换婚纱,我们和叔叔练习一进场吧。”

    沉辰年给夏青和说了下一会的流程,“叔叔不要紧张,尽量放松就好,您身高腿长的,一会只要正常走路就很帅气了。”

    夏蕉站在他是身边,给夏青和整理了一下领带:“老爸不要紧张啦,这只是演习。”

    “谁和你说我紧张的,开玩笑,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行行行,您不紧张,您一会别顺拐就行。”

    演习的时候省略了一些话, 等到正式举办婚礼的时候,夏青和握着夏蕉的手,没有搭在江一澈手上,他对江一澈说:“你和蕉蕉这么多年,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只有你们自己心里知道。今天我把女儿交给你,希望你能用一辈子去珍惜她。”夏青和把她的手搭在江一澈的手心里。

    “我会的,爸爸。”江一澈郑重地说道。

    夏蕉以为自己是一个泪点极高的人,却没想也会因为这些话而落泪。

    婚礼结束后的晚宴就是年轻人放开了嗨的时间。

    当然,谁也没想到,因为疫情的原因,回国后大家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十四天。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大家所有的生活都打乱了,新房还在散味儿,夏蕉和Leo跟着江一澈住在他还没退租的房子里。

    在家不能出门的日子似乎在弥补江一澈和Leo缺失的那么多年,两人相处得越来越默契,夏蕉也在疫情期间从一个厨房小白一跃晋升为料理达人。

    当然,疫情期间在家,除了父子关系越来越和谐以外,江一澈觉得他们夫妻之间也越来越和谐。厨房客厅楼梯书房……每个地方不停解锁新姿势。

    以至于……闹出了人命。

    夏蕉发现自己怀孕是叁月中旬,疫情在家生活不规律,她以为自己生理期失常,结果到叁月发现自己还没来的时候,她才感觉事情不对。

    更让她发现有问题的是,她出现了干呕的症状,她想了想,好像就那么一次,因为避孕套用完了,大晚上不敢叫外卖也没法出门买。

    又是一次就中啊。

    江一澈进卫生间的时候看见她掰着手指在算什么。

    “小厨娘准备去算命了?”江一澈调侃她。

    夏蕉“呕”了一声,连忙捂着嘴。

    “我就是开个玩笑。”他拍拍她的背:“也不至于听到想吐吧。”

    夏蕉转头瞪着他,江一澈被瞪到心里发毛,寻思着自己也没做错什么说错什么啊,难道是昨天晚上多做了一次,她想秋后算账?

    “你混蛋!”夏蕉推他的肩膀。

    “……????我怎么了就混蛋了?”江一澈哭笑不得。

    “哇呜啊啊啊啊。”夏蕉蹲在地上,硬是让自己挤出两滴眼泪。

    “到底怎么了?你说啊。”江一澈都被她吓到了。

    “我好像怀孕了……”夏蕉对他说。

    “怀孕就怀孕,你哭……”江一澈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夏蕉:“你说什么?”

    夏蕉又是一阵干呕。

    “这就是……”江一澈有点紧张,“怀孕了?”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夏蕉用拳头垂着他胸口。

    江一澈一把抱住她:“不哭不哭,老婆最棒了。”

    “棒什么棒。”夏蕉哭得更大声:“我怎么这么容易怀孕啊呜呜呜呜。”

    他被逗笑:“等你这个生完,我就去结扎。”

    “不……”夏蕉恶狠狠地看着他:“你该把自己阉了。”

    江一澈眼皮挑了挑,这个梗算是过不去了。但是这会他却是理直气也壮,这个孩子又不是未婚先孕。

    保险起见,他们没有直接去医院,毕竟这个节骨眼上,医院尽量少去。江一澈去药店买了一堆验孕棒。

    夏蕉觉得他买一堆真是多余,这不,第一根就两条杠。

    “老婆。”江一澈把她抱起来,“我太开心了。”

    “我不开心,从今天起,你不许上我的床。”

    江一澈以为夏蕉只是说说的,没想到她真的把门锁了,他只能窝到Leo的床上去。

    “爸爸,我真的要做哥哥了嘛?”Leo问他。

    “嗯……”

    “那就是说……”Leo想了想:“爸爸你在家里的地位又要降低了。”

    江一澈心口被扎了一刀。

    Leo继续说:“哎……我的地位也要降低了。”

    江一澈被他逗笑,摸摸他的脑袋:“不会,就算有了弟弟妹妹,你也是爸爸妈妈心里最棒的孩子。”

    “那Summer为什么把你赶出来了?”Leo问他。

    “Leo,你给弟弟或者妹妹想个名字吧。”江一澈扯开话题。

    Leo这个年纪正是对二胎敏感的时候,他想让Leo参与进这个未到来的生命里。

    “嗯……如果是弟弟的话,那就叫趣多多吧,就叫Chips Ahoy,如果是妹妹的话……那就叫小草莓吧,妈妈最喜欢吃草莓了。”

    “好,就听你的。”江一澈想了想,“但是我比较希望来的是小草莓。”

    Leo做了个give me five的手势:“我也是。”

    第二天上午,夏蕉起床了和Leo打招呼:“早,宝贝。”

    “早,妈妈。”Leo睡眼惺忪对夏蕉笑笑,又对着她的肚子挥挥手:“早呀,小草莓。”

    “什么小草莓?”夏蕉问Leo。

    “妹妹呀,妹妹叫小草莓。我是小饼干,妹妹是小草莓,如果弟弟的话,弟弟就是Chips Ahoy,趣多多。”

    夏蕉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肯定又是江一澈教出来的,决定今晚还是让他睡外面。

    江一澈:“?????”

    大概是父子两拼命在召唤一个妹妹,居然被他们喊着喊着,七个多月后,来的真的是小草莓。

    夏蕉看着Leo抱着小草莓的样子,嘴角不断上扬。

    江一澈也从没想过,在这么不平凡的一年,他要开启娇妻在侧,儿女双全的幸福生活了。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一个番外。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