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和你分开以后的每个月,每一天,我都讨厌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五十九章

    “我抱你去洗澡。”江一澈拨开她出汗黏在脸上的头发,夏蕉脸上的红晕还没散开。

    “唔~”夏蕉摇摇头,洗澡是假的,用脚趾想想都知道他要干嘛。

    江一澈不理会她的拒绝,伸手拿了个套子把她抱起来就往浴室里走。

    夏蕉睨了他一眼:“洗澡还要用这个?”

    “可以用,也可以不用。”

    夏蕉翻了个白眼,他的不用肯定和她理解的不一样。

    江一澈把她放在地上,打开花洒后,牵着她的手走进去,顺手把她的手臂环在自己脖子上,握着她的腰。手指缝里夹着一个套子,外包装擦过她的背。

    “唔,弄疼我了。”夏蕉嘟嘴抱怨。

    江一澈摸摸她的背,“对不起。”

    热水浇在他的背上,两个人赤身裸体地站在里面,夏蕉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真好看。”江一澈从上到下打量她。

    “就你嘴甜。”夏蕉笑骂他,但是心里又很开心。

    江一澈怕她摔跤,轻轻地推着她把她抵在墙上。

    背贴在冰凉的瓷砖上,夏蕉立马忍不住挺起身贴在他身上:“冷死了。”

    他拉过花洒,对着墙上把水洒了一通,再让她靠在上面:“还冷吗?”

    夏蕉摇摇头看着他,眼神媚得要命,手指搭在他的肩上,圆润饱满的指甲划过他的肩头。

    江一澈拉过她的手,把避孕套放在她的手心里。

    她抬眼看他,江一澈喉头一紧:“帮我戴上。”

    夏蕉慢条斯理地拆着包装,拿出那个圆圆的“环”给那根翘起的肉棒套上。

    江一澈抬起她一条腿,细嫩雪白的长腿上是被迸溅到的水珠。他扶着肉棒慢慢往里面塞进去,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怎么操都操不松。”

    “嗯呃……”夏蕉哼了一声,用嗲的不行的调调对他说:“那你多操操嘛~”

    他再也忍不住,用力勾着她一条腿,手指用力握着她的大腿,发了狠的操弄她。

    “嗯……”夏蕉忍不住皱着眉,湿漉漉的发丝贴在胸口,江一澈把她的腿环在自己腰上,拨开胸前的长发,手指用力揉弄着她的嫩乳。

    “轻点……”她仰起头,舒服得享受。

    江一澈也不敢太用力,地上滑,她又撑着一条腿,他怕伤着她。

    但是又忍不住,他一只手把水龙头关掉,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肉棒还插在小穴里,夏蕉惊呼了一声,双腿被他环在自己腰上,手掌捏着她的屁股,耸动着劲腰,用力抽插。

    “慢……啊……慢……点……”夏蕉被他顶到那个点,语无伦次起来。

    “老婆,好紧。”

    “呜呜……嗯嗯嗯……”夏蕉声音颤抖中又带着一丝娇媚。

    “舒服吗?”江一澈顶弄着问她。

    “舒……服……嗯……”她的手扣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脸贴到自己胸口,“吃……吃…一下……”

    他嘴里含着肿胀的乳粒,舌尖舔弄着,夏蕉嘴里不停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噗嗤噗嗤”,抽插时水声四溢。

    “老公……”夏蕉声音越来越娇媚:“我不……不行……了”

    江一澈咬着她的锁骨,吸着她脖子上的细肉:“等等,我们一起。”

    “啪啪啪啪啪”的速度越来越快,江一澈抱紧颤抖的她,用力挺着腰,射了出来。

    夏蕉虚弱到手臂垂在身侧,人靠在他的身上。

    江一澈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安抚她。

    她像一只树懒一样,缠在他身上,指挥他给自己洗澡,洗头。

    夏蕉懒到手指都不想动一动,江一澈给她洗澡,但是她又不听话,时不时还要点点火。

    江一澈把她包好,抱到床上,等他躺到床上,夏蕉闭着眼睛贴到他身上:“领证第一天,就这么度过了,哼。”

    “老婆。”江一澈吻了吻她的发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其实我特别讨厌九月,以前是因为要开学,我最讨厌开学了。后来……”夏蕉抬头看看他,“后来因为想起我们是九月在一起的,就更讨厌了,可是现在……我们居然在九月领证了。”

    “我不一样,和你分开以后的每个月,每一天,我都讨厌。”江一澈如实说。

    “老公……”夏蕉叫他。

    “嗯?”

    “我爱你。”

    江一澈把她搂紧在怀里:“我也爱你。”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秋去冬来,日子过得飞快,夏蕉看看自己手上的钻戒,距离他们领证居然已经过了叁个月了。

    夏蕉突然有点羡慕江一澈像个闲散人士一样的生活,他就差提个鸟笼每天去公园溜个鸟了。

    江一澈除了是个好老公以外,还努力扮演好好爸爸,好女婿的角色,夏蕉发现最近唐亚星对他改观了不少,从他们家饭桌上越来越多江一澈喜欢吃的菜就可以看出来。

    Leo那边更不用说了,夏蕉觉得他现在少个妈基本上也没什么大问题了。

    更值得高兴的是,贺婧的离婚官司打完了,江一澈介绍的律师极其靠谱,贺婧预期内预期外的财产都得到了,在打官司的过程中还以外发现了渣男前夫别的方面的犯罪行为,数罪并罚,判了好多年。

    “来来来,祝贺婧婧恢复单身。”夏蕉举杯,伍婷婷拿起酒杯和她们碰了一下,但是没有喝。

    “怎么了?”贺婧身体刚好,只咪了一小口,问伍婷婷,“不喝?”

    伍婷婷不是爱喝酒的人,但是每次叁个人在一起,提议要喝一点的时候,她总是最兴奋的一个。

    她摇摇头,难得露出娇羞:“不能喝了。”

    “为什么?”夏蕉放下酒杯,看着她,突然和贺婧一起反应过来。

    “不是吧?”

    “真的假的?”

    两人一起问。

    伍婷婷笑着点点头。

    “啊啊啊啊啊!!!”夏蕉和贺婧高兴得叫出声。

    “多久了?”贺婧连忙问她。

    “七周了。”

    “呜呜呜呜,好开心啊。”夏蕉假哭,伸手搂着伍婷婷:“我们婷婷要当妈妈了。”

    伍婷婷本来不想说的,贺婧流产还不到叁个月,怕她知道了心里不好受,但是对着夏蕉和贺婧,她又不是能瞒住事情的人。

    “我也好开心啊。”贺婧如实说。

    “你是好开心呀。”夏蕉依然搂着伍婷婷,侧过头对贺婧说:“听我老公说,你最近和杭律师,来往,很平凡哦。”

    “你别乱说。”贺婧像是被她说中什么,立马否认。

    “我要听我要听。”伍婷婷又来劲儿了。

    “你别听夏蕉乱说,我们就是……因为官司来往的。”

    “官司都结束一段时间了,还联系啥?”伍婷婷问她。

    夏蕉点点头,“杭律师,人帅,腿长,多金,有什么不好的?换了我是你,上就完了呗。”

    “我不想考虑这种事情。”贺婧如实说到。

    她不是没有走出来,是她走出来了,但是不想又走进一段未知的感情里。

    “怎么,我伍氏鸡汤铺又要营业了嘛?几个月前劝完虾饺,现在来劝你。”伍婷婷敲敲桌子:“拜托,小姐妹,活的潇洒一点好不好,我们都快叁十了,怎么能还这么畏手畏脚?感情来了,就上啊!现在不上更待何时啊?要等到60岁搞黄昏恋吗?然后结伴一起跳广场舞吗?”

    “我支持伍老板。”夏蕉举手表态。

    “什么伍老板……”伍婷婷看着她。

    “伍氏鸡汤铺老板嘛~”

    贺婧被她们逗笑:“别说我了,虾饺你工作室进度怎么样了?”

    “嗯……差不多了,等我现在手上的工作完成了,就可以搬回苏城了。”

    “啊?那这么说,胥城这边又剩我一个人啦?”贺婧嘟嘟嘴,最近她刚完全恢复,休养了快叁个月,还准备等过完年在胥城找工作。

    “不是哦,我给你提供一个选择哦。”夏蕉神秘兮兮地对她说。

    “什么?”

    “杭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可是在苏城哦。”夏蕉对她挑挑眉,“要不要来苏城?”

    “哎呀,你别乱说。什么有的没的。”贺婧拍她。

    “我是认真的,婧婧,你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啊,我和杭律师八字还没一撇呢。”

    “噗嗤……”夏蕉笑出声,“我是让你考虑下,搬到苏城去,怎么你考虑起和杭律师的八字了呢。”

    “哎呀!”贺婧被她闹得涨红了脸。

    “哈哈哈哈哈哈……她急了。”伍婷婷笑倒在夏蕉身上。

    叁人聚完,沉辰年接伍婷婷回苏城,江一澈和夏蕉把贺婧送回了家。

    “就停在门口吧,我自己走进去。”

    “那你慢点,到家和我说一声。”

    “好……”贺婧和他们挥挥手:“你们也慢点啊。”

    等他们的车开走,贺婧转身,却被叫住:“贺婧。”

    她转头,杭绪哲站在自己的车旁。

    “杭律师。”贺婧对他笑笑。

    杭绪哲低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我已经不是你的律师了。”

    “可是你职业还是律师不是吗?”

    “这个给你。”他递了个袋子给贺婧。

    贺婧没有接。

    “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吃糖炒栗子,不过……现在应该冷掉了。”

    贺婧接过他手里的栗子:“谢谢,我会好好吃的。”

    杭绪哲点点头:“我明天要回苏城了,手上有个案子。”

    “那你路上小心,时间不早了。”贺婧对他微微一笑,“我先进去了。”

    “好。”杭绪哲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看着贺婧的背影消失在他的目光中,杭绪哲叹了口气,追她,比打官司难多了。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倒数第二章。

    不可以催新的cp,催,我就拆散他们。

    想到明天就要结束了,我就忍不住开心。

    想想就开心。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