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我妈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五十六章

    夏蕉窝在江一澈怀里喘气,他这个人现在是越来越荒唐,越来越会乱来了。“你怎么这样啊,Leo还在外面呢。”

    江一澈觉得自己才委屈呢,差点吓到软掉,要多经历这么几次,还不得出大事。

    他摸摸夏蕉的脑袋:“其实挺好的。”

    “哪里好了啊?”她吓都吓死了。

    “你都不知道你有多敏感,夹得紧的要命。”他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

    “你闭嘴。”夏蕉捂住他的嘴巴。

    江一澈笑着拉开她的手,“Leo现在肯定能睡熟了。”

    “嗯?”夏蕉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的手慢慢伸到那盒避孕套上:“再做一次。”

    “……”

    夏蕉最后是被他抱到床上的,一沾到床立马裹紧了被子呼呼大睡。

    江一澈帮Leo掖好被子,空调调高了两度,轻轻扯开夏蕉卷在一起的被子,搂着她入睡。

    一晚上,夏蕉睡得极好。

    “妈妈”Leo超级小声地叫夏蕉,见她没有反应,稍稍提高了音量:“妈妈。”

    夏蕉皱了皱眉,她听见了Leo的声音,但是她实在不想起来。

    “妈妈,起床啦!”Leo戳戳她的脸:“爸爸说要带我去买乐高。”

    “让妈妈再睡会。”江一澈对着Leo说,他跪倒床上,在夏蕉背后对她说:“我带Leo下去吃早餐,帮你带点上来?”

    “我不吃。”夏蕉嘀咕一句,又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脸。

    江一澈把她的被子拉下来,“不能不吃,你再睡会,我们先下去。”

    夏蕉磨不过他,只能点点头“嗯”了一句,江一澈亲了亲她的脸。

    Leo有样学样,站起来对着她的脸吧唧一口亲上去。

    出了房间门,Leo拿着一张房卡甩来甩去,对江一澈:“爸爸,妈妈好听你的话呀。”

    江一澈想了想,问Leo:“有吗?”

    “嗯,外婆以前一直叫妈妈一定要吃早饭呀,但是妈妈一直不听话。”Leo嘻嘻嘻笑:“外婆一直批评妈妈的。”

    “那是妈妈不乖了,怎么可以不吃早饭呢。”

    “对呀。”Leo拉着江一澈的手:“爸爸,我很乖的,我每天都吃早饭的。”

    “是了,你最乖了。”江一澈摸摸他的脑袋。

    夏蕉被他们一闹,迷迷糊糊又睡了一会儿就醒了,起来洗漱好,用包里仅有的几样化妆品化了个妆,换好衣服正好父子两带着早餐回来了。

    “妈妈,你吃这个叉烧包哦,超级好吃的。”

    江一澈把打包盒打开:“趁热吃。”

    父子两这么热情,加上夏蕉也是饿了,在他们了期待地眼神中,拿起了叉烧包咬了一口,果然如Leo所说,超级好吃,水准一点都逊色她在香港吃过的,夏蕉脸上不出江一澈所料露出了笑容。

    “好吃吗妈妈?”

    “超级好吃呢。”夏蕉对Leo点点头。

    Leo高兴地跳了两下:“我选的哦。”

    夏蕉对他竖了个大拇指,在吃这方面,Leo随她。

    “妈妈,爸爸说一会要带我去买乐高。”

    Leo说完,夏蕉看了他一眼:“江奥。”

    完了,妈妈叫他全名了。

    夏蕉继续说:“家里已经有很多很多很多乐高了,还可以再买吗?”

    “你是不是还有故事书没看完?你先去看书吧。”江一澈对Leo说。

    等Leo走了,夏蕉看着江一澈,非常正经地和他谈论这件事:“我知道你觉得这么多年,亏欠了Leo,就算这个时候他想要天上的星星你也会想办法给他弄过来。但是……”夏蕉非常严肃地说:“我们不可以给他养成这种习惯的,不可以让他有这种任何东西都来得很容易的想法。”

    江一澈觉得她把这件事弄得太复杂了:“这是他的兴趣不是吗?如果他真的喜欢,那就可以拥有。”

    “他才六岁,他的兴趣是会变的,如果他明天喜欢上法拉利呢?你准备给他买法拉利?”

    江一澈想说“可以。”但是他把话咽了进去,这句话说出来,估计会迎来两人育儿史上第一次争吵。他想了想,继续说:“但我始终不认为,兴趣应该被剥夺。”

    “先声明哦,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剥夺Leo喜欢任何东西,对任何事物感兴趣的权利。但是……”夏蕉喝了口水,继续说:“从小到大,就是因为他喜欢,太多人给他买了。你说说你,给他买了多少次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被珍惜的,大人是这样,小孩子也是这样。”

    夏蕉吃完最后一口包子,把Leo叫过来:“嗯……你昨天和爸爸一起在学校推荐了书对不对?”

    “对呀,老师还表扬我们了呢,是不是爸爸?”Leo问江一澈。

    江一澈配合着点点头。

    “那好,为了鼓励你,爸爸今天带你去买一个乐高好不好?”夏蕉对他说。

    “真的吗?”Leo睁着大眼睛问夏蕉。

    夏蕉点点头,Leo开心得“耶”出声。

    “下一次,如果你再有优秀的表现,才可以获得乐高玩具。”

    “哇,真的吗?”Leo开心得要命,“我会加油的!妈妈。”

    Leo高高兴兴的去拿自己的小书包。

    江一澈看着Leo高兴得样子,笑着觉得他容易满足,他拉着夏蕉的手:“好,老婆大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全听你的。”

    “行了!”夏蕉睨他一眼:“准备带他去吧,一会中午还约了Molly吃饭呢。”

    想到这件事,江一澈又皱起了眉,Leo来胥城自然要约Molly一起玩,Molly出现了,自然她的爸爸也要出现,江一澈都预感到那个男人的目光又要都停在自己老婆身上了。

    “就我们五个人?”买完乐高,去餐厅的路上江一澈随口一问。

    “还有周湛女朋友吧,听说一起来。”夏蕉边刷手机,边回答。

    “他有女朋友了?”江一澈转头看她。

    “啊,有了一段时间了吧。”夏蕉回答,“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就问问。”江一澈心里一阵兴奋:“那什么时候结婚?”

    “我怎么知道啊。”夏蕉失笑,“再说了,人才交往没多久吧,这么快就结婚啊?”

    江一澈巴不得他们,原地结婚。

    他们叁人到餐厅包厢的时候,果然看到周湛带着女朋友和Molly一起。

    “这是叶悠然。”周湛看看身边的女孩子,“这是夏蕉,江一澈。”

    “Hello。”叶悠然大大方方地和他们打招呼。

    “小叶阿姨,这是奥利奥,我的好朋友。”Molly给叶悠然介绍Leo。

    “小叶阿姨好。”Leo乖巧地打招呼。

    “哇,小帅哥也太可爱了吧。”

    “小叶阿姨也超级好看。”Leo嘴巴甜甜的对她说。

    “妈耶。”叶悠然捂着胸口:“我被撩到了。”

    吃了一会Molly和Leo在一边玩,四个人边吃边聊天。

    “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周湛问她们。

    夏蕉刚想让他不要提这种伤心事,就被江一澈抢先一步说道:“快了。”

    夏蕉转头看他,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说“快了。”

    周湛扯出一个有些酸涩的笑容,江一澈看在眼里。

    “你们呢?”江一澈继续问。

    “我们?”周湛看看叶悠然,“我们……”

    “嗨,我还年轻呢,干嘛这么快结婚呀,我们再谈两年恋爱不香吗?”叶悠然替周湛回答。

    夏蕉点着头看江一澈,江一澈一副“你别想,你已经答应嫁给我了。”的表情。

    四个人谈笑着吃完了午餐,江一澈带着夏蕉,Leo回去。等车开远了,叶悠然长舒了一口气:“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周老板,记得结账。”

    周湛笑,“叶小姐要怎么个结账法?”

    “跃龙地产的项目。”

    “叶小姐狮子大开口。”周湛手插着兜,“两个小时午餐时间,换跃龙地产的项目,我有点亏。”

    “那毕竟我付出劳动力了啊,我还保售后呢,万一再有下一次,你还是得找我啊。”

    “行。”周湛点头:“叶小姐的确有一套。”

    “那肯定不如周老板。”叶悠然挑挑眉。

    “明天早上十点,过期不候。”

    “放心周老板,我保证准时到。”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怎么了?”江一澈看夏蕉有点沮丧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觉得,一方面吧,我觉得周湛开始新生活,我为他开心,另一方面吧,我就是觉得,米莉从此真的成为他心里的过去式了,我就觉得有点……”夏蕉想了想,“就是有点说不出的难受。”

    “那或许早就成了他的过去式了呢?”

    “怎么可能?”夏蕉嘟嘟嘴:“周湛可爱米莉了呢。”

    “这不能代表他不爱米莉了,毕竟是一位逝者,她是任何活着的人都没法代替的。但是同样,她也无法阻止周湛爱上别的女人。”

    “那……叶悠然岂不是很可怜?”夏蕉问他。

    “能得到爱的话,都不可怜。”江一澈回答她。

    江一澈觉得,非要说的话,可能周湛比较可怜。

    夏蕉觉得自己可能吃得有点饱,影响了自己的思考,江一澈这弯弯绕绕的说的是什么她都不想去细品。

    快到酒店的时候,她接到了唐亚星的电话。

    “我妈,她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夏蕉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

    “妈妈。嗯?我们明天下午送Leo回来。”夏蕉在电话这头回答。

    “哦,好呀。”夏蕉突然反应过来,提高音量:“妈妈…你是说,让我带江一澈回来吃饭?好好好,我们一定早点回来。”

    “啊!!!!!!!”夏蕉大叫:“我妈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

    “我听见了。”江一澈笑着说。

    “我妈是被雷劈了嘛?怎么突然让你回家吃饭了?”

    “哪有这么说你妈的。”江一澈也很开心。

    “啊啊,我今天是不是应该去买张彩票,不行不行,我今天的好运气已经全用光了。你说……”夏蕉看看江一澈:“不对,你说我妈会不会摆个鸿门宴?”

    “妈妈,什么是鸿门宴呀?”Leo本来在后面睡觉,被夏蕉吵醒了,揉着眼睛问夏蕉:“是红色的门吗?”

    “好了。”江一澈停好车,拉开后门,把睡眼惺忪的Leo抱在手里,“到底是什么宴,明天回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掐指一算,明天可以搞定丈母娘了!

    然后……我就可以打全文完了哈哈哈哈。

    太快乐了。

    好啦~没有几章了~

    靠小饼干一己之力的猪猪~非常感恩~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