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И2qq.℃οм “蕉蕉,我好幸福。”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五十五章

    Leo很少起得这么早,唐亚星去房间叫他的时候他已经从床上起来了,以往都要叫了他才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这点和他妈妈小时候一模一样。

    “外婆,早上好。”Leo自己拿着昨晚准备好的衣服穿上,和唐亚星打招呼。

    “今天怎么这么乖,起得这么早?”唐亚星问他。

    “爸爸说今天要来接我的呀。”Leo之前在幼儿园大家都觉得他喊Mommy,Daddy很可爱,也不特意纠正他。现在上了小学语文课造句写段落都要用到“爸爸妈妈”,所以开始慢慢在纠正他。

    唐亚星摸摸他的脑袋:“去刷牙洗脸,下楼吃早饭。”

    Leo今天的动作明显比平时更快,他吃完早餐的时候,唐亚星和夏青和还没吃完:“外公外婆,你们好了吗?”

    “Leo今天很快嘛,这么急着去找爸爸啊?”夏青和瞄了一眼唐亚星,问Leo。

    “对呀,爸爸在楼下等我啦。”Leo迫不及待拿起了书包,背上等唐亚星。

    “你就这么喜欢爸爸?”唐亚星问他。

    “喜欢呀。”Leo睁大了眼睛,对唐亚星说:“超级喜欢。”

    “为什么呢?”

    “嗯……”Leo思考了一会:“没有理由呀,就是很喜欢。”

    “可是爸爸之前一直不在你身边陪你,你还这么喜欢他?”唐亚星继续问他,她也想知道江一澈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魅力。

    “喜欢呀,爸爸说以后都会陪在我和Mo……妈妈身边的呀。”Leo说得斩钉截铁。

    “爸爸!!!”Leo刚看见江一澈就拔腿往他那边跑。江一澈一把把他抱起来,“早上好,爸爸。”

    “早上好。”

    “我好想你呀,爸爸。”

    “爸爸也很想你,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找妈妈好不好?”

    “好。”Leo开心得被他抱在手里都想跳两跳。

    看见唐亚星走过来,江一澈把Leo放下来,迎上她冷漠的目光,微微欠身:“阿姨。”

    “嗯。”唐亚星的态度还好,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没有不理不睬,她递了个Leo的小书包给他:“这是他这几天换洗的衣服。”

    “好的阿姨。”江一澈毕恭毕敬的接过来。

    “今天有点闷热,提醒Leo多喝水。”唐亚星看看Leo:“晚上要早点睡觉知道吗?”

    “好的,外婆,我会想你的哦。”

    唐亚星对Leo笑笑,抬头对着江一澈微微点了个头,然后转身离开。

    今天学校里有一个亲子阅读日的活动,每位小朋友和家人推荐一本书,并一起朗读节选段落。

    江一澈所有参加过的活动中,目前最紧张的活动属于Leo的学校活动,以往路演或者接受采访他基本上也是侃侃而谈,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又太紧张的事情。

    但是今天要和Leo一起,他多多少少有点紧张。

    父子两戴了同款的棒球帽,江一澈正着戴,Leo反着戴。

    “我今天和我的爸爸一起推荐书,我推荐的是《小王子》,我和爸爸给大家念一段。”Leo转头看看江一澈,他对Leo点点头。

    江一澈把帽檐往下拉了拉,和Leo一起分角色念了一段小王子和狐狸的对话。

    Leo最近一直在家里练习这段节选,每个字都念得很清晰。奶奶的声音配合着江一澈温柔的声音,很多家长都忍不住拿起手机记录下来。

    有的家长拍了视频直接传到了群里,夏蕉等于看了个现场直播。

    一个是她可爱帅气的儿子,一个是她可爱帅气儿子的爸爸,夏蕉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两个都是她的。

    算着时间差不多活动结束了,夏蕉给江一澈发了条微信。

    一颗虾饺饺:江先生棒棒,告诉小江先生,妈妈爱他。

    JYC:只爱他吗?那我呢?

    一颗虾饺饺:更爱你。

    夏蕉等了一会,没等到他的回复,估摸着他在和Leo一起吃午饭。

    走出办公室以外看到了柳依南,她微微挺着肚子,和夏蕉打招呼。

    “柳老师怎么回来呀?”夏蕉问她。

    “今天去做了产检,然后和我老公一起吃个饭。”

    夏蕉很羡慕柳依南,“老公”这个称呼能够光明正大地喊出来。

    “路盛不陪你产检,差评。”夏蕉吐槽他。

    “今天我妈陪我去的啦,他不是正好有事嘛!”

    夏蕉刚张嘴,路盛就从她背后走过来:“你产检的时候江一澈一直陪着了?”

    哦,扎心了。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柳依南问夏蕉。

    “那多不……”

    夏蕉话还没说完,就被路盛打断了:“不好意思就不要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夏蕉撇撇嘴。

    柳依南摇摇头,这两个人让她感觉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幼稚。

    “贺婧还在医院住一周?”路盛问夏蕉。

    “嗯……”夏蕉边吃边说:“我准备让她出院了先住在我那边,之前帮她看了两处房子,要不是太大,要不就是离我们家太远,我准备这几天再替她在我们小区看看。”

    “贺婧要租房子吗?”柳依南问夏蕉,之前她和路盛一起去医院看过贺婧。

    夏蕉点点头:“她想身体好了以后在胥城生活一段时间。”

    “哎,那我倒是有个朋友要出租房子诶,离你住的地方很近,苏澜雅园。”

    夏蕉想了想那个小区:“哦,很近诶,我知道,从我们小区北门走过去大概五分钟就到了。”

    路盛也想了想,问柳依南:“顾轶老婆那个房子?”

    “对呀,姜莱不是怀孕了嘛,顾轶也不同意她再去那边住了,她就想着与其把房子空关着还不如先把房子租出去一段时间,但是她想找个找靠谱的租客,她很担心租到不太好的租客,把房子弄得乱七八糟反而得不偿失,所以就私下问问,也不想去找中介,毕竟找了中介也不知道最后把房子租给了什么样的人。”

    路盛点点头:“她那个小区倒是挺不错的,治安各方面都挺好的。”

    “是吧是吧?贺婧靠谱啊,要不要我帮你们问问。”柳依南问夏蕉。

    “可以啊,这样倒是再好不过了。”夏蕉笑笑:“还是我们柳老师靠谱。”

    吃完午饭路盛送柳依南回幼儿园上班,夏蕉自己回工作室,回去的路上就收到了柳依南的微信,说姜莱周一下班后可以看房。

    晚上下班的时候,夏蕉走出大楼就看见江一澈和Leo一大一小都穿了黑色带帽卫衣站在车边上。

    “宝贝~”夏蕉张开手,想把Leo抱起来,她发现Leo越来越高,越来越壮,她已经抱不动他了。

    “妈妈!”Leo拉着她的手又蹦又跳。

    江一澈拉开车门,让Leo上车,等夏蕉坐好系好安全带后,他边把车开出停车场,边说:“他知道今天要来这里,开心了一天。”

    夏蕉看他把车往反方向开:“去哪里?不回家吗?”

    “家里太小了,我们叁个人怎么睡?还是去酒店吧。”

    “那……”夏蕉撇撇嘴,故意说:“可以可以我和Leo住家里,你住酒店的啊。”

    “Leo,你想要爸爸住酒店,你和妈妈住家里吗?”江一澈直接问Leo。

    “不要,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住酒店。”

    江一澈一副“你看,是儿子这么说的。”的表情看着夏蕉。

    这是第一次,江一澈和自己的亲儿子一起过夜,他想帮Leo洗澡,却被夏蕉拒绝了:“他6岁啦,都会自己洗澡了。”

    江一澈有点委屈又有点说不上来的莫名心酸,他本该在儿子小时候就陪这他做的事情,好像一件都没做过,他错过的太多了。

    夏蕉看出来他的心思,等Leo洗完澡,对江一澈说:“你去帮Leo把头发吹一吹吧。”

    给Leo吹头发的时候,江一澈的动作极尽温柔,又怕温度太高他烫着,又怕手上太用力,扯到他头发。夏蕉看到那一幕,摇摇头,心里吐槽他做作。

    夏蕉准备去洗澡的时候,江一澈已经陪Leo躺到了床上,这父子两兴趣爱好相同,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他开着手机给Leo看乐高积木,并给他解释每一个作品的故事。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就这么被骗走了,伤心。

    洗完澡夏蕉吹头发的时候,江一澈从外面走进厕所,他轻轻地把门关上,手掌顺着夏蕉的腰线到前面,交叉环住她的腰。

    “哎呀,我吹头发呢。”夏蕉用手肘推推他,他把脑袋磕在她肩膀上,她都不能动了。

    吹风机呼呼呼的声音像立体声环绕似的,江一澈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手指卷着她的发梢给她吹头发,吹到感觉差不多的时候,他把吹风机关了放回抽屉里,又一次把夏蕉环在自己胸口。

    “蕉蕉,我好幸福。”江一澈吻着她的脖子。

    夏蕉慢慢闭上眼睛,脖子往一边靠,想露出更多给他吻。

    最近这么多事情,两人好几天没做了。

    只是……

    夏蕉推推江一澈:“Leo在外面。”

    “他睡了。”他继续把她搂紧,“只要不要叫太大声,他不会醒。”

    江一澈知道,这种情况下,这样的环境下,夏蕉敏感的要死,想要又不敢,紧张的要命,嘴里不停说着不要了,下面却湿的不行。

    没做过多的前戏,套好套子,脱下她的内裤。粗长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那种紧致的感觉让江一澈难以想象她居然已经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了。

    毕竟有个孩子在外面,江一澈再大胆也不敢太放肆,最简单的姿势,握着她的腰不断地抽送,夏蕉捂着自己的嘴巴,细碎的呻吟从指缝间,嘴角里露出。

    “嗯嗯……”夏蕉脚趾都蜷缩在一起,“嗯……啊……”呻吟大声了一点。

    他咬着嘴唇,每一下都操得用力,嫩白的双乳跟着她的呻吟一起起伏。

    “嗯啊……嗯……啊……”

    “扣扣扣”突然传来几下敲门的声音,随后是Leo的声音:“爸爸妈妈?你们在厕所里吗?”

    夏蕉又怕又紧张,甬道忍不住紧紧地收缩,忍不住又“嗯……”了一声,吓得自己把自己的嘴巴捂起来。

    江一澈被她这么一夹,又加上受到自亲儿子的这么一惊吓,差点缴械投降。

    “妈妈,你怎么啦?”

    身下的顶弄没有停,夏蕉想回答也没有办法,只能用眼睛看着江一澈,让他回答。

    “爸爸给妈妈吹头发扯到她的头发了。”江一澈回答Leo。

    “那……爸爸你小心点哦。”Leo隔着门说:“我去睡觉了哦。”

    听见Leo踢踢踏踏离开的声音,他们两人也顾不得问他为什么起床了,江一澈握着夏蕉的腰,再次用力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在夏蕉到达高潮颤抖着夹紧的同时,他射了出来。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江一澈:????????

    哈哈哈哈哈哈,刺不刺激?

    这章有铁铁菜菜客串哦。

    我居然把叁本的主角写到了一起,我真棒!

    想奖励自己一个断更!!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