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那妈妈说不要和你在一起,对不对?”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五十四章

    贺爸爸贺妈妈照顾了贺婧两天,就被她赶回了京州。

    “夏蕉,真的麻烦你了。”江一澈送两人去高铁站,夏蕉把他们送到医院门口。

    “阿姨,您真的千万不要这么说,贺婧对我来说说,就像是亲姐妹一样。”

    贺妈妈又忍不住流泪:“我知道,婧婧肯定还在怪我们,你看这么多事情,她宁愿跑胥城来找你,也不愿意和我们说。当初她根本不想结婚,是我和她爸爸觉得那个混蛋,老实,朴实,工作也有前途,肯定会对婧婧好的。没想到……”

    “阿姨。”夏蕉上前抱着她:“您千万别这么想,婧婧怎么会怪您们呢?她不和您说就是怕您担心啊。她还要在这里准备打官司,您们两位也没退休,婧婧肯定是不舍得您两位这么劳心劳累的照顾她的。再说了,婧婧在这里换个环境,让她多待一阵子,也是有好处的。”

    贺妈妈点点头:“所以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行了行了。”贺爸爸拍拍贺妈妈的后背,“现在后悔什么都晚了,我们先回京州,把京州那边的都处理好了,我们再来看婧婧。”

    贺婧虽然在工作单位里是个闲职,但是之前就请了两周的假,加上现在的伤病,短期内肯定是不可能回去工作的,贺爸贺妈还得回京州给她去递交病假材料。

    送走他们后,夏蕉回到病房里,贺婧休养了几天,脸上的伤好了许多,至少没那么肿了,但是消肿后被殴打过的地方一块块淤青变得更明显。

    “想不想吃点什么?我让江一澈回来的时候带过来。”

    “贺婧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早上吃得饱,现在还不是很饿。”她看着夏蕉:“连累你们家江导演这么忙前忙后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他还能不上心?”夏蕉打趣。

    贺婧跟着一起笑。

    夏蕉握着她的手:“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都是好日子了。”

    应该是了吧,贺婧心想,不能保证未来的日子都是好日子,但是至少,噩梦一样的日子,是过去了。

    夏蕉不想问她是不是像贺妈妈所说的一样,她还在怪自己的父母。至少在夏蕉所认识的各种家庭里,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只是正确与否,那就另当别论了。

    “以后有什么打算呢?”夏蕉问她。

    “嗯……我想辞了工作,到胥城或者苏城来。”

    “为什么?”夏蕉想过她会去散散心,但是没想过她想来胥城或苏城。

    “我想试试在不同的地方生活,但是我想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贺婧看着窗外,秋天到了,开着窗能闻到一阵一阵的桂花香:“其实我一直挺羡慕你和婷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有超一线大城市的优越感,我始终不敢放弃京州的生活,家人。如果那时候毕业,我能勇敢地跟着齐晓军走,现在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你知道吗?”贺婧继续说,“我来胥城之前,齐晓军给我发微信了,说他要结婚了。”

    夏蕉挑挑眉,给前女友发微信说要结婚这波操作有点骚。

    “你别乱想。”贺婧知道她又想多了,“我们这几年偶尔还是有联系的,很普通的朋友关系。”

    “哦~~”夏蕉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听见开门的声音,转头一看江一澈回来了,看了他一眼后,继续对贺婧说:“你别多想,男人嘛,我给你介绍,我认识的精英可多了,霸道总裁还是要年下小奶狗,我给你找!”

    贺婧清晰地看到江一澈眉头一皱,她不接夏蕉的话,把她从作死的边缘拉回来:“谢谢你啊,送我爸妈去高铁站。”

    江一澈说了声“不客气。”又看看夏蕉:“沉辰年他们一会儿到。”

    “那婷婷怎么不和我说?”又问贺婧,“和你说了吗?”

    贺婧摇摇头:“没有,倒是刘雨荷,说要来,我让她别来了,坐五个多小时高铁。她就没回我,不知道她怎么说。”

    江一澈听到这个名字又皱起来眉头。

    伍婷婷进门的时候面无表情,甚至都没和夏蕉、贺婧打招呼,沉辰年先开口:“怎么会弄成这样,你们也是,怎么才告诉我们。”

    “婷婷,你怎么啦?”贺婧拉拉她的手,以为她担心自己,“我这不好好的嘛。”

    “别拉我,你们两个。”伍婷婷指指夏蕉和贺婧,“你们到底把我当什么啊?一个,孩子都上小学了,也不告诉我,一个,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说。合着就把我当个陌生人是吗?”

    “不是的,婷婷……”夏蕉想解释。

    “不是什么?虾饺,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你不想让江一澈知道,那你就这么信不过我吗?”伍婷婷生气地问。

    夏蕉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噗……”贺婧笑出声,“哎哟,别这样,我疼。”

    “你没良心啊!!”伍婷婷去掐夏蕉的腰,闹了一会才继续说:“怪不得,我们俩结婚你都不肯做伴娘。”

    “哎呀。”夏蕉搂住伍婷婷,“伴娘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纠结了,等你们两生了孩子,我给他们做干娘,行了吧?”

    伍婷婷撇撇嘴,坐到贺婧床边:“还疼不疼啊?”

    江一澈和沉辰年看着她们叁个叙旧,去外面谈事情。

    单人病房的好处在于人多也不会影响到隔壁床的病人,叁个人关上门随意聊着天。门打开的时候叁个人一起望向门口,刘雨荷探着脑袋走了进来。

    夏蕉站起来刚想走上前,就被伍婷婷拉住到自己身后:“你怎么来了?”伍婷婷的语气很是很好。

    “我来看看贺婧。”刘雨荷和她们点头打招呼。

    “做五个多小时高铁赶过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谁知道来看谁的。”伍婷婷话说得轻,但是夏蕉每句都听见了,她拉拉伍婷婷的手,轻声说:“干嘛呀。”

    伍婷婷想说什么,看看夏蕉又把话咽了下去。

    夏蕉也没在意什么,伍婷婷和刘雨荷的关系本来就淡淡的,她们都习以为常。

    “夏蕉,我能和你谈谈吗?”刘雨荷坐了一会后,问夏蕉。

    “我?”夏蕉指指自己,“可以啊。”

    “你找虾饺聊什么?”伍婷婷站起来问她,“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吗?”

    “别这样婷婷。”夏蕉拉拉伍婷婷的手,对刘雨荷说:“那我们出去聊。”

    伍婷婷见夏蕉跟着刘雨荷出去了,立马拿手机给沉辰年发了条微信,让他们回来。

    两人走到医院外面草坪上的一棵树荫下,夏蕉问她:“你想和我说什么?”

    “夏蕉,看在我们两年同寝的份上,能不能让江一澈放过我?”刘雨荷开门见山。

    “什么?”夏蕉皱了皱眉,“是关于工作室的事情吗?”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我不相信江一澈什么都没和你说。”

    “你有话就直接说啊,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夏蕉被她阴阳怪气的话弄得有点不开心。

    刘雨荷手指握拳,咬了咬牙,像夏蕉鞠了个躬,“对不起,夏蕉。”

    “你这是干什么啊?有什么你就直接说行不行?”

    “你和江一澈上热搜的事情,是我做的。”刘雨荷看着夏蕉表情变得不好看。“是我爆料给记者的。”

    夏蕉愣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居然是她身边的朋友爆料出来的,而且还是报了个假料。

    “为什么?”夏蕉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嫉妒你,因为你和江一澈分开了七年还能在一起,因为我努力这么久走到江一澈身边,可是他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夏蕉细细分析了她这句话,得出一个结论:“你喜欢江一澈?”

    “是。”刘雨荷不否认。

    “喜欢你就去追啊,你暗地里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意思?”夏蕉不理解。

    “我怎么追?他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我怎么去追?”刘雨荷边流泪边说:“而且你是我朋友啊,我怎么可以……”

    “所以就可以背地里爆那种不真实的料给记者了?”

    “我错了夏蕉,真的。”刘雨荷拉住她的手,哭着说:“你和江一澈说好不好,不要告我,现在他们公司要和我解约,还把我拉进了行业黑名单,以后不会有什么影视公司再用我的剧本了。”

    “你没有觉得自己错了。”夏蕉挣开她的手,“如果不被发现,你这辈子都不会觉得对不起我。你根本不值得被原谅。”

    刘雨荷还想去拉夏蕉的手,突然夏蕉一把被拉住往后退了两步。

    “你要干什么?”江一澈把夏蕉护在身后,“我警告过你,不要接近夏蕉。”

    刘雨荷的手落在空中,微微颤抖,她知道夏蕉在医院照顾贺婧,今天鼓足了勇气长途跋涉来胥城,只是想从夏蕉这里入手。

    “你不要肖想从夏蕉这里入手,就算夏蕉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她受到的那些恶评,那些委屈都是因你而起,你凭什么要求她原谅你?”江一澈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心疼,上热搜的时候虽然很多人骂他人设崩塌,渣男之类的。可是到了夏蕉这边,受到的辱骂比他那边难听十倍。

    夏蕉拉拉他的手,对刘雨荷说:“对不起雨荷,你想要我原谅你,我实在做不到,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的做法,既然你做了这种事情,你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还有……”夏蕉冷眼看她:“从你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不可能再是朋友了。”

    “走吧。”夏蕉转头看看江一澈。

    刘雨荷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的背影,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臂弯里,她知道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暗恋的人也好,朋友也好,即使不太如意但仍是她喜欢的事业,都没有了。

    “她没对你怎么样吧?”伍婷婷看见他们进来,立马站起来问夏蕉。

    夏蕉摇摇头,问伍婷婷:“你早就知道了?”

    沉辰年站起身,举起手对江一澈解释:“我没有办法,我不告诉她我就要睡客房了。”

    夏蕉瞪了一眼伍婷婷,伍婷婷也有点紧张:“那个……”

    夏蕉看到她的表情,瘪了一会笑出声:“那我们扯平了啊……以后不许提我瞒着你生孩子的事情了。”

    “这哪能一样啊?”伍婷婷跺脚,然后摆摆手:“行行行,败给你了。”

    五个人就像是回到了大学时候,叁个女孩子闹着,两个男生看着她们,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还在生我的气?”今天伍婷婷和沉辰年留下来陪贺婧,江一澈开车送夏蕉回家。

    夏蕉嘟着嘴看他:“说生气吧,又有点感动。说感动吧,又觉得想想就生气。”

    “我错了。”江一澈道歉,“以后不会瞒着不告诉你了。”

    “你还想有以后?”夏蕉用指腹戳他的脸。

    “没有以后。”江一澈举手发誓:“我保证。”

    夏蕉不在闹他,“你明天什么时候回苏城?”

    Leo周五学校里面有一个亲子活动,需要一位家人参加。

    “明天下午走,周五晚上我把Leo带过来。”

    “好。”夏蕉勾着他的手:“如果我妈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也不要太介意啊。”

    “当然不会。”江一澈看她一眼,“我觉得妈妈说什么都对。”

    夏蕉瞥他一眼:“那妈妈说不要和你在一起,对不对?”

    “…………你也得有自己的思考。”

    “哈哈哈哈……”夏蕉大笑:“话都被你说了。”

    “不过呢……”夏蕉继续说:“我觉得我妈最近态度好点了,我打电话说你去参加Leo学校的活动,我妈也没反对,还说了声知道了。”

    “那说明,我还得再努力努力。”江一澈笑着说。

    再努力努力,争取早日把她娶回家。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今天这么早,是不是有点不适应?

    我来合计一下,什么时候后能结婚。

    讲真,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扯扯居然可能会拿到四颗星??

    感觉猪猪像是我自己花钱刷出来的。(吸口烟)

    依然非常很感恩~~~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