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И2qq.℃οм “我的男人。”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九章

    稍稍清理了一番,江一澈抱着夏蕉,她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他的手指一下下摸着她的发丝。

    “咯咯咯……”夏蕉突然笑起来。

    “笑什么?”江一澈问着,却像是被他感染了一样,然不住也笑出声。

    她撑着脑袋看着他:“都说男人第一次……嗯……很快……”夏蕉仔细想了想措辞,放低了声音“你居然没有诶……”

    “怎么感觉你很失望?”江一澈捏捏她的鼻子。

    夏蕉嘿嘿嘿傻笑,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我的男人。”

    他把她的发丝夹到耳后:“我的小姑娘。”

    “什么嘛!”夏蕉嘟嘴,“都多大了还小姑娘。”

    “你到80岁都是我的小姑娘。”

    “噗……”夏蕉笑出声,“情话满分。”她想了想,继续说,“那你永远只能有我这么一个小姑娘,到80岁。”

    江一澈搂紧她:“永远只有你。”

    “12点了……”夏蕉坐起来,跑到窗户边,隐隐约约能看见外面的烟花。“2012年到了。”

    江一澈走到窗边,把衣服披在她身上,环住她的腰。

    “我永远会记得这一年,以后……”夏蕉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转头看他,“我们都要一起跨年。”

    夏蕉无数次回忆过这些对话,它们是分手时她的质疑,但讽刺的是,这些话也是她在无数寂寞夜晚的陪伴。

    然而她不知道,这么多年,“和她一起跨年”在江一澈的世界里变成了多么奢侈的愿望。

    元旦结束后,江一澈考完试后夏蕉和他一起回了苏城。2012年的除夕是1月23日,而在这前几天1月18日,是江一澈的生日。

    “你是不是专门就挑1月18日生日的人喜欢啊?”伍婷婷在电话里问她,“怎么就这么巧周杰伦1月18日生日,江一澈也是这一天。”

    “哎呀,你别打岔,我让你帮我想想,送什么礼物。”

    “这有什么好想的,你把自己绑个蝴蝶结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要不我送双鞋?打篮球的总是需要的吧?”夏蕉提议。

    “送鞋?你怎么想的?你这脑袋全用在学习上了是不是?”

    “怎么,不好吗?”夏蕉不解。

    “送鞋是准备送他走吗?”

    “你偶像剧看太多了吧。”夏蕉无奈,“那你说送什么?”

    “电子产品什么的吧,相机什么的不正好投其所好吗?他们学传媒这种东西的,反正相机什么的多一个也不嫌多。”

    夏蕉在电脑淘宝上输入相机,浏览了一会:“我也不太懂这个,反正买贵的应该没错吧。”

    “…………”

    夏蕉趁着物流还没停运,立马下了单,算了算时间,江一澈生日前能到。

    江一澈没和她提过自己的生日,他好像对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甚至也没和夏蕉说过有要过生日的意思。夏蕉隐约能够了解,毕竟生日等同于母难日,他们家的情况他应该也不能好好过个生日。

    但是夏蕉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当不知道,就算不过生日,那送个过年礼物总也是可以的吧。

    因为提前知道了这几天他的爸爸阿姨和妹妹不在家里,于是江一澈生日当天,她带着礼物买了一个蛋糕,自己送上了门。

    “锵锵锵!”江一澈开门后就看见她一脸笑容的站在自己面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看见她提着的蛋糕眼神嘴角的笑容凝固了一下。

    “我就是很想吃蛋糕了,这家蛋糕很好吃的,你知道吧,正好不排队,今天……今天周杰伦生日啊,我只是给偶像过……”夏蕉解释着,还想继续说被他打断了。

    江一澈接过蛋糕,笑着摸摸她的脑袋:“你给我过生日,我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她被他牵着手走到餐桌旁,把蛋糕放在桌上,夏蕉拉拉他的手:“你不生气?”

    江一澈转过身抱住她,笑了笑:“ 我为什么要生气?谢谢你,蕉蕉,还有……”

    “嗯?”夏蕉抬头,“还有什么?”

    江一澈捧着她的脸蛋:“不要给别的男人过生日。”

    “噗……”夏蕉忍不住笑出声,“周杰伦又不知道我给他过生日。”

    “那也不行。”江一澈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夏蕉举起手做了个发誓的手势:“我保证,只给我的男人过生日。”

    她突然想到什么,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我准备了礼物。”她把相机拿出来,“你让我买个建筑模型我还行,相机我是真的不会挑,镜头什么的我也不懂,但是我挑了最贵的。”

    他突然鼻子有点酸,小时候爸爸忙,做不到每年生日都参与,有时候直接给礼物。每次陪他过生日的只有妈妈,所以自从妈妈过世以后,江一澈没再过过生日,一开始是拒绝,后来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习惯。况且长大后男人对于生日,本来也没有那么在意。

    江一澈看了看,是这个品牌现在市面上最贵的一款相机,就算夏蕉不送给他他过段时间应该也会入手。

    “喜欢吗?”夏蕉问他。

    “喜欢……不过真的不需要花这么多钱。”

    “没关系,我小金库很多钱的。”夏蕉笑笑,搂着他的肩膀,“我呢,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小富婆,然后看穿你的逞强,卸下你的伪装,让你心甘情愿对我说,宝贝,我不想努力了。”

    江一澈放下手上的礼物,一把抱起她,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往楼上卧室走:“那我得好好伺候好小富婆了。”

    “哎哎,剧情不是这样的。”夏蕉拍他肩膀,“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带我楼上楼下参观然后我们吃蛋糕点蜡烛许愿,至少要最后再…再…那个什么吗?”

    “没关系,顺序换一下。”

    “我重吗?”夏蕉问他。“你放我下来吧。”

    “有点。”

    “…………????”夏蕉瞪他,问了不代表你要承认啊。

    “我的全世界都在我手里,能不重?”

    这句话成功把夏蕉的脸给说红了。

    进屋后,她还来不及眼观一遍他的房间,就被他抵在门后,一个焦急又带着占有欲的吻落下来。她整个人被他压在门上,他紧紧贴在她身上,夏蕉可以清晰感觉得有明显壮大的条状物体抵着她。

    厚重的毛呢外套被他剥下来落在地上,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隔着柔软的面料,握着她柔软的嫩乳,虽然手感极佳,隔着衣服摸着是更大了,但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摸不到细腻的皮肤,江一澈始终觉得不满足。

    手掌伸进衣服里,贴着她的腰线顺势往上,一手扯开她的衣领,衣领还算宽松,轻轻一扯就拉到了肩膀上。夏蕉在里面还穿了件吊带打底,两根细细的肩带在肩膀上,被他一起拉下来悬挂在手臂,炽热的吻一个个落在她的脖子上,他一下下舔着她不太明显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慢慢地夏蕉感觉到他根本不是在亲她,更像是要把她拆骨入腹。

    牛仔裤的前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早就已经伸进她的内裤里。

    “蕉蕉。”江一澈哑着嗓子叫她,“好湿。”

    湿不湿,夏蕉心里清楚得很。牛仔裤被拉倒膝盖处,她的内裤也一起被拉下来,江一澈弯曲了手指用手指轻轻揉着她的阴蒂。

    “啊……”夏蕉抖了抖,叫出了声。

    江一澈把她的衣服撩上去,搭在胸口,把脸埋进她的胸口,两团嫩乳柔软又带着淡淡的香味,他伸出舌头,慢慢舔弄。手指一下下在小穴周围抠弄着。夏蕉被他弄得奇痒无比,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脑袋往胸口按。

    他一口一口咬着她胸上的乳肉,绵软雪白像嫩豆腐一样,硬挺的红果被他捏在指腹间。身下的手指慢慢刺入小穴内,湿热的甬道将他的手指慢慢包裹住,像有吸力一样,把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吸进去。

    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种感受,明明是纳入了异物,可是他的手指居然能让她这么舒服,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多。

    “唔……嗯……要~”夏蕉轻轻地嘟囔。

    “嗯……”江一澈凑到她耳边,“再等一会……今天不想弄疼你了。”

    第一次过后她痛苦的表情历历在目,他发现原来男人在这方面也不是想象中这么无师自通,后来他下载了一些“学习资料”,看来还是有点效果的。

    撤出手指,彻底脱下她的裤子,江一澈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腰上,慢条斯理地带着她解开自己的裤子。夏蕉清楚地看到他内裤脱下来的时候那根东西上下弹了弹,她马上别开眼。

    “蕉蕉,摸摸它,嗯?”

    “不要。”夏蕉果断拒绝,但发出的娇柔的声音两个字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它很想你……”上一次做爱是跨年,有一次想她想的紧晚上自己撸了一次,怎么都不舒爽,“蕉蕉,摸一摸。”

    带着夏蕉的手放在坚硬的肉棒上,柔软细嫩的手指刚握上的那瞬间江一澈就满足了不少,果然是不一样的。

    夏蕉的手也不是第一次和那根东西亲密接触了,握上了她就自然而然的上上下下动了起来。

    “嗯……重一点……”江一澈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再次探进她的腿缝,顺着往里,手指准确找到了那个湿软的穴口,插了进去。

    “咕叽咕叽”的手指抽插声配合着“簌簌簌”上下撸动的声音,与之交缠的是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嗯……”夏蕉抬头看着他,牙齿咬着嘴唇,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过。

    “蕉蕉……”江一澈叫她,“给我?”

    夏蕉被他一根手指已经弄得快神志不清了,手上的力道也是忽轻忽重,她用力咬了他一口,不回答他。

    江一澈忍着想用力插她的心思,非逼着她回答。

    “蕉蕉。”他的声音哑的厉害,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看着她愣神的表情,“换一个插好不好?嗯?”

    夏蕉被他停下的手指弄得难受极了,终于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把头埋在他肩颈出,轻轻地点了点。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也不是知道小江看的是什么学习资料。葫芦娃还是黑猫警长。

    自从被你们点破撞名字的事情后,我真的不能好好写文了。(捂脸)

    所以应该断更……(吸口烟)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不是没想到还是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不是更没想到卡了?

    刹车在我脚下,我想踩就踩,反正油价便宜了。

    说到这个油价,打我开车起就没见过5打头的。

    现在5打头了,两月没怎么开的我的车还有好多油。

    生气,感觉损失了一个亿,应该断更……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