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И2qq.℃οм “洗完我能吃吗?”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八章

    十二月底的时候夏蕉总算考完了大叁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江一澈他们大四晚几天,要元旦后才结束,夏蕉就陪着他等考完了一起回苏城。

    伍婷婷回了老家,贺婧是京州本地人,也早早回家宅着,她男朋友考完也回了老家。

    比起圣诞节,这个跨年就剩下夏蕉和江一澈两个人,显得冷清了许多。

    “要不要叫沉辰年一起来啊。”夏蕉想到他是一个人。

    “叫他来干什么?当电灯泡?他自己有活动。”

    夏蕉想了想问他:“那你呢,我在这里你会不会少了很多活动?”

    江一澈把她的腿拉倒自己身上,“和你在一起的活动比较有趣。”

    夏蕉拿脚佯装踹他:“流氓。”

    说完起身去厨房洗草莓。

    “我说什么活动了吗?我是说……”江一澈跟过去,从后面环住她的腰,把脑袋磕在她肩膀上,“玩Xbox的活动。”

    “你走开。”夏蕉知道他捉弄她,“别打扰我洗草莓。”

    “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草莓。”江一澈把她搂得更紧了。

    一到草莓上市的季节,每次问她要吃什么水果,无一例外都是草莓。

    “会有人不喜欢草莓吗?颜值又高又好吃。”夏蕉咬掉草莓最甜的尖尖那部分,转头把没那么红的上半部分塞在他嘴里,“你不喜欢?”

    “这种草莓,一般般。”江一澈嚼了嚼咽下去。

    “那你喜欢哪种?”居然还能挑起品种来。

    薄唇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吐出几个字:“种在你脖子上那种。”

    果不其然,听完这句话,夏蕉脸又涨的通红。她用手肘怼他,这个人说起这种话来真是俄罗斯套娃一样,一套又一套。

    江一澈不再逗她:再给我吃一个。

    “不给,都是我的了,你讨厌死了。”夏蕉护着那盆草莓,拿一个小的塞在嘴里。

    还没来得及吞咽,他就凑了上来,抬着她的下巴吻了下来,舌头挑开她的牙齿,慢慢地把她嘴里嚼碎的草莓卷入自己的口腔里。

    冰凉的草莓变得微热,就如同她的脸一样。

    江一澈把她手里的那盆草莓放回水池里,用力搂住她的腰让她贴紧自己,夏蕉手臂搭在他腰上,他捧着她的脸,嘴唇从她的嘴唇上离开。

    “让不让我吃?”额头互相抵着,江一澈看着她。

    “你不是吃到了么……”夏蕉小声嘀咕。

    “没吃到……”

    “嗯?”

    “没吃到……蕉蕉。”

    他说:没吃到蕉蕉。

    “嗯?”江一澈咬着她的耳垂,舔弄着她的耳朵。嘴唇从耳朵慢慢过渡到她的脖颈,发丝弄得她奇痒,夏蕉感觉到下面有硬硬的顶着她,手指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

    江一澈在等一个答案,一个她点头的答案。

    “我……”夏蕉推推他,“我先去洗澡。”

    “好。”江一澈看着她,“洗完我能吃吗?”

    夏蕉再推他,但是毕竟他力气大,推都推不动。

    “蕉蕉,洗完给我吃好不好?嗯?”江一澈又问了一遍。

    “嗯。”夏蕉很小声地应了一下,趁他高兴,推开他跑去房里拿衣服进了厕所。

    夏蕉这才看清镜子里自己的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一样。

    她在浴室里洗了一个澡,一个长达半个世纪的澡,等她出来的时候,江一澈拿好了衣服准备进去:“我买了酸奶在桌上,你摸摸不冷了再喝。”

    夏蕉点点头,走到餐桌边,摸了摸酸奶,大概是他刚刚下楼买的,她洗澡花了太长时间,酸奶的确都回温了。

    撕开盖,舔掉最上面那层,夏蕉顺手把塑料袋里的剩下几包零食拿出来,准备把袋子当垃圾袋,随手拿起小票看了一眼,看清他买的东西后,夏蕉揉掉了那张纸一起扔进了垃圾袋。

    什么买酸奶,买零食都是假的,都是为了买避孕套的掩护而已。

    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着后面会发生的一切。其实说太早也不算早,他们都交往了小半年了,这个时候要发生点什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夏蕉紧张啊,好像比高考还紧张。

    江一澈从卫生间出来,到厨房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喝了大半瓶才回到房间。

    走到夏蕉面前和她四目相对,他张开手臂:“给我抱抱。”

    她靠在他怀里,头顶传来他的声音:“很紧张?”

    “嗯……”夏蕉轻轻地回答。

    “我也很紧张。”江一澈摸摸她的头发。

    夏蕉其实感受到了,他的心咚咚咚跳得很快。

    两个人的第一次,很顺其自然地开始在2011年的最后一个晚上。

    江一澈捧着她的脸,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一下一下,视若珍宝,慢慢地从嘴唇移到她的脸颊,到眼睛,到耳朵,再到耳后,他的呼吸拂过她脸上的每一寸地方,舌头挑逗着她的耳垂,湿湿滑滑的,过一会他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口。

    一只手摸着她的后背,一只手从衣摆处往里探,微微弯曲的指关节蹭着她的腰,她甚至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她指关节上的褶皱,让她全身一阵颤栗。

    江一澈两手一起到她的后背上,手指并用解开她的内衣扣,比起第一次给她解这个小小的排扣,这次他已经熟练了很多了。

    宽松的衣服里,内衣就这样虚虚的挂在她的肩膀上。江一澈把她放倒在床上,俯身半压在她身上,把她衣服顺势向上推,带着内衣一起推到了胸口,嫩白的两团绵软半露在他眼前。

    江一澈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拉起她的手,把她的衣服连着内衣一起脱了下来扔在地上。双手触碰到那两团的时候夏蕉觉得有一种被火烧的感觉,他一手一个轻轻地揉捏起来。

    夏蕉整个人都软了,“嗯嗯”的声音完全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发出来,害羞中带着一丝舒服的感觉,慢慢地再被他揉捏的过程中,紧张和害羞被踹开,完全只剩下舒服,或许还带着一丝丝不满足。

    指缝间有白白的嫩肉溢出来,江一澈忍不住凑上去舔了舔,用力吸了吸,一个红红的印儿出现在她的嫩乳上,他只觉得,要说颜值的话,这个“草莓”比她喜欢的那个草莓,漂亮多了。

    他在她胸口完全舍不得离开,双手握着她的腰,嘴里砸吧着她挺立的红果,夏蕉被他含得难受,手指插入他的发丝间,江一澈抬头,看着她那张悄悄被情欲沾染的脸,顺滑的长发散枕头上。

    江一澈解开她的裤子,迫不及待地把她的外裤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她洗完澡穿得宽松,脱裤子丝毫不费力气,甚至在夏蕉来不及反应的那一瞬间,她已经完全赤裸地躺在了他的身下。

    内裤上有斑斑水迹,江一澈看到了。

    能让她如此动情说不高兴那一定是假的。

    夏蕉忍不住想用手去遮,但是被他固定在枕头上,一手拢着一只嫩乳轻轻啃咬着她的乳头,舌尖来回拨弄着发胀的乳粒。

    松开她的手腕,江一澈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在她红着脸注视下又慢条理斯地解开了裤腰上的抽绳,脱下了裤子,用脚踩了两下。

    之前的亲密也仅仅是亲亲摸摸抱抱,这么赤裸相对,还是第一次。江一澈再一次凑上来的时候,夏蕉连呼吸都不敢。

    “蕉蕉。”江一澈叫着她的名字,摸摸她的额头,“不要憋气。”

    夏蕉被他一说才发现自己屏住了呼吸。

    “蕉蕉。”江一澈继续说,“我也是第一次,有什么做的不好地方,你告诉我。”

    “嗯。”夏蕉点点头。

    江一澈好的手抚着她的腰,慢慢往下,手掌一点点往她的大腿根部游走。

    “痒。”夏蕉轻轻地说。

    江一澈手指分开她的大腿,感受到了她微微的抵抗,夏蕉把腿弯曲起来,却没想到更方便了他的的进入。手指穿过稀疏的毛发,指尖轻轻地碰到一片湿湿软软的嫩肉上。

    夏蕉的手指紧紧攒着床单,这种感觉是第一次,说不上难受,但的确不舒服,可是又有点想要更多。

    她轻轻叫唤的声音让他又硬又难受,手指稍稍用力,慢慢在穴口搅弄了几下,指尖微微往里探,感觉到手指一点点被温热包裹住。

    “嗯……”夏蕉这一声明显叫的响了很多。

    “舒服吗?”江一澈突然坏心的问她。

    夏蕉突然想到网上常有的问题:手指挖鼻孔,到底是手指舒服还是鼻子舒服。

    江一澈的手指往里送了点,夏蕉挺了挺胸,仰起头:“啊……”出了声。

    他有点忍不住,看了看身下,自己涨得也难受。紧致的嫰穴包裹着他小半根手指,他把手指微微弯曲,轻轻扣了两下,夏蕉整个人都抖了抖。

    撤出手指,江一澈把放在枕头下面的套子拿出来,他不想告诉夏蕉,买回来他已经研究了好久。

    套上套子后,他跪在她身旁,扶着肿胀的肉棒抵在她的穴口,他多想一股脑的插进去,他刚刚就感受到了她的小穴有多美妙。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伤害她,

    “蕉蕉,我进去了。”

    夏蕉双眼紧闭,完全顾不上他的“善意提醒”,越是提醒越是让她紧张不已。

    小穴刚刚被撑开的一瞬间夏蕉感觉还不太明显。可是随着他的深入,她感觉到整个人像是被劈开了一样,双手握紧了拳头,带着哭腔喊道:“我不要了……”

    “蕉蕉。”江一澈硬着头皮挺了挺,“忍一忍。”

    “好疼……”夏蕉改抓他的手臂,修得整齐的指甲掐进他的手臂里,留下一个个小小的月牙状的痕迹。

    “蕉蕉。”江一澈咬着牙叫她的名字,看着她有点痛苦的表情,他也不敢动。

    湿润紧致的小穴紧紧包裹着他肿胀的肉棒,不同于她手的触感,又软又紧,像是阻止着他的进入,又像是缠着他不让他离开。就像是现在的他一样矛盾不已。

    夏蕉趁着他不动的时候,张嘴喘着气,眼角的泪水不自觉地顺着往下滑落。江一澈吻上她的嘴唇,一只手握着她的脖子,一只手揉着一边的娇软。

    “唔…唔…”夏蕉喘息的声音从两人的唇间溢出。

    江一澈试探性的动了动,稍稍退出了一点点,又慢慢送进去。层层迭迭的软软套弄着他的坚硬,他听见“噗嗤噗嗤”的水声声音跟着进进出出的律动一起传进他的耳朵。

    还有她的喘息声,像是一剂春药,而且是强力春药,她每哼哼一声,江一澈就忍不住想要用力操她。

    “江……一澈……”夏蕉气喘吁吁地叫他,“轻点…啊…”

    “让我动一动……”江一澈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却又像是再通知她。

    夏蕉点点头,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说的动是这么高频率。

    得到她的肯定后江一澈不再怜香惜玉,双手握着她的腰,手指陷入她腰间的软肉里,他开始发狠的往里抽送,但毕竟是第一次,没有章法没有规律。

    “啊啊啊……”夏蕉不顾一切的乱叫。

    这叫声又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又舍不得又顾不上。

    两团饱满的嫩乳一晃一晃的,小腹也有有点肉肉,一起跟随着他的撞击微微有些起伏。

    “蕉蕉……”江一澈眯着眼叫她,“再忍一忍,马上……”

    “呜呜呜……不要了,太快了……轻点……”夏蕉语无伦次,想让他停下,又怕他停下。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不是很舒服,想要快点结束,但是隐隐约约又带着一点快感,这种快感太微妙,夏蕉难以捕捉。

    “好了……”江一澈加快速度耸动着腰,手指插入她的指缝间和她十指相扣,“再等一会……”

    夏蕉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种被填满的充实感反而让她无所适从,她努力抬起头,“唔唔……”撅起嘴。

    江一澈满足她,不停抽插的同时他弯下腰亲吻她的嘴唇。

    那一瞬间,她满足了,从心灵到身体,及其满足。

    她细小的变化被他捕捉到,她开始自如的接纳他,慢慢地放松的承受的他的律动,叫声也越来越有韵味。

    越来越淫荡。

    柔顺的头发在脑后垂下来,江一澈紧紧搂着她的后背,“啪啪啪……”的声音随着他律动的频率越来越响。

    “嗯嗯~”夏蕉偏过头,贴着他的脸颊,“慢一点……嗯~难受~”

    “慢不下来,蕉蕉。”他继续吻她,吻了一会又松开她,“马上好了。”

    “好难受……”夏蕉扒着他的肩膀,身体开始颤抖,她的双腿不自觉的用力环住他的腰。

    肿胀的肉棒被越缴越紧,江一澈知道她要到了,他也快到了,属于他们的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高潮,终于要到了。

    江一澈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在她一声声模糊的回应中,两人一起攀上了顶峰。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4000多字的第一次,我和存稿君都快一滴都不剩了……

    明天开始每天一章啦~~

    感恩每颗珠珠,好像有3条多项链了。

    保持这个频率,我的珍珠店很快能去纽交所上市了。

    哦,现在这个疫情状况,算了算了。

    啦啦啦啦啦~~~搞完黄色很开心。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