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我希望我以后每一个生日,你都在我身边。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七章

    江一澈是叫着她的名字惊醒的,这个梦这么多年他做了无数遍,每次都像是回忆一样。

    梦里是她第一次帮他,那一次结束后,她羞着脸把手上的杰作给他看,他帮她把手洗干净,后来那天她无数次有意没意看自己的手,那个害羞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为什么今天又会梦见她,江一澈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是真的很想她。

    起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半夜一点五十,无奈地掀开被子去冲了个冷水澡。

    洗完澡拿了一罐啤酒,走到客厅看见沙发上沉辰年给他的文件夹,随手翻了两页,是一个关于旧屋改造的节目策划,一位设计师搭配一位艺人或者明星,为一些有需求的旧屋进行改造。

    说实话,江一澈对于这种综艺节目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不是明星也不是艺人。瞄了两眼也不想再看下去,胡乱的翻了几页,翻完也能给沉辰年一个拒绝的答案。

    突然手指停了下来,他放下啤酒,两只手一起拿起那本文件夹,在那一页仔细地阅读起来,读完他盯着那一页上的照片看了很久很久,修长的手指在照片上来回摩挲。她瘦了,照片里还是像以前一样笑得漂亮,当年离开他时剪掉的长发又留了起来。

    放下文件夹,他给沉辰年发了条微信。过了一会沉辰年回了电话过来。

    “你还没睡?”江一澈站在落地窗前,喝了口啤酒。

    “被台里叫回来开会,节目策划你看过了?”沉辰年问他。

    “看过了,她……要回来了?”

    “说来也巧,这个工作室是我们以前大学学长路盛的,联系他们工作室的时候,他给我推荐的设计师,也是没想到居然是夏蕉。”沉辰年那边有点吵,他走到天台,继续开口,“一开始我找了他们网站,没有夏蕉的简介,我以为是同名同姓,结果这几天又刷新,发现她的简介出现在了他们网站的首页。我问婷婷夏蕉是不是要回国了,婷婷不肯说,她越是不肯说我越是确定,阿澈,夏蕉要回来了。”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沉辰年也不急,等了一会江一澈还是没开口,沉辰年继续说:“我呢,算是帮你铺了条路,走不走,就看你了。阿澈,这么多年了,还爱着她的话,就把她追回来。”

    “她不会参加这个节目的,尤其是……和我一起。”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能不能邀请到她是我的事情。我只要你一句话,你还爱不爱她。”

    爱不爱她?江一澈苦笑,当然爱啊,这么多年以为对她的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淡,他会遇到另一个人,会爱上另一个人。

    江一澈不想骗自己,爱她这件事原来会随着时间的远去变得越来越刻骨,原来即使她不在他身边,他也会越来越爱她,一如当年一样。

    只是,他太晚告诉她了,等到他愿意告诉她的时候,她已经准备离开了。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自从上一次“帮”了他以后,夏蕉就死活都不肯在他家里住下了,江一澈倒是也不恼,继续每天早上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她给她送早餐。

    夏蕉接到他的电话随手拿了件羽绒服穿上就跑下了楼。迷迷糊糊就窝到了他怀里。

    “还没睡醒?”江一澈腾出一只手摸她的脑袋。

    “嗯……困,昨天复习到很晚。”过两周就要准备期末考试了,宿舍里学习氛围也异常热烈。

    “那上去吃了早饭继续再睡一会。”

    “让我抱一会。”夏蕉抱着他的腰不肯撒手。

    “晚上去我那住?”

    “不去。”夏蕉拒绝他,“去了还能好好复习嘛?”那天的事情她可忘不了,去他那儿绝不可能安静下来好好复习。

    “好。”江一澈失笑,“那生日那天去我那儿?”

    12月23日是夏蕉生日,圣诞夜前一天,大家说好要一起过圣诞夜,两人没法独处,江一澈不想把生日那天再拱手让给别人。

    “嗯……”夏蕉点点头。

    “上去吧,外面冷,早餐都要凉了。”江一澈把早餐交给她,看着她无精打采地上楼。

    夏蕉生日那天考完了两门副课,中午和伍婷婷贺婧一起吃了顿午餐,下午没课就跑去了江一澈那里。

    江一澈当天没有考试也没有课,夏蕉自己按了密码进门,他在房间里好像是和他爸爸在通电后,语气不是很好,她没有打扰他,倒了杯水打开电脑坐在沙发前的地上开始复习。

    夏蕉非常喜欢坐在这里,沙发上太柔软,坐着就想躺下,躺下就想睡觉。而沙发前的茶几高度也很合适,坐在地上又有地暖,舒服极了。

    “什么时候来的?”江一澈坐在她边上,搂着她的腰,把头靠在她肩膀上。

    “你打电话的时候,”夏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轻轻地吸了吸鼻子,“真好闻。”

    江一澈不说话,就这样靠在她身上。

    “你爸爸?”

    “嗯……”江一澈轻轻回答。

    “吵架了?”

    “我和他就没有不吵架的时候。”他把她的长发拨到一遍,“吵架是常态,不用担心我。”

    “为什么要吵架?”

    “为……很多事,互相看不顺眼,都不想对方干涉。”

    夏蕉转头看他:“我们以后会吵架吗?”

    “不会。”江一澈斩钉截铁地回答。

    “为什么?”夏蕉笑着看他。

    “如果有什么让你想和我吵架,那一定是我做错了,我认错。”江一澈拉着她的手,“蕉蕉,我们不要吵架,再生气都不要吵架,这么多年,我和他吵怕了。”

    “好。”夏蕉点点头,“不吵,你只要多哄哄我,我们就不会吵架。”

    后来夏蕉回忆过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即使到最后分开的时候,两人也的确没有吵过架。

    两人晚上吃完饭,夏蕉复习了会作业,洗了澡准备躺到床上去。每次在江一澈这边住下,都是她睡卧室,他睡沙发床,今天江一澈准备抱被子出去的时候,夏蕉拉住了他:“你睡这边吧。”

    江一澈看着她,眼神里有些欣喜。

    “哎呀,我是说睡觉,就是……睡觉。”夏蕉有些语无伦次,弄得好像她主动要做写什么一样。

    “我知道。”江一澈笑着把被子放下,“我去洗澡,你先睡,我一会过来。”

    洗完出来,就看见夏蕉盯着自己手上的手链咯咯咯地笑。

    他果然没选错,夏蕉手腕称不上骨感,但是胜在皮肤细腻雪白,江一澈送了她一条手链,Tiffany的经典红色吊饰手链,戴在她手上特别漂亮。

    “这么喜欢?”江一澈拉开被子躺下。

    第一次睡在一起,夏蕉还是有点紧张和不适应的。

    “嗯……喜欢”红着脸点点头,转过身仰着头对他说:“谢谢你。”

    江一澈把她揽在怀里,握着她的手:“很漂亮。”

    夏蕉反握住他的手:“你……介意和我说说你们家的事情吗?”

    江一澈没有说话,夏蕉接着补充了一句:“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我们家……”江一澈缓缓开口,“有我爸,阿姨,还有个妹妹,比我小10岁。”

    “那你……”夏蕉想问他妈妈呢。

    “过世了,我8岁的时候。”江一澈看了看她,加了一句,“车祸。”

    气氛突然有些凝重,夏蕉带着一丝同情的语气问他:“那,阿姨对你不好吗?”

    江一澈低低地笑了笑:“没有偶像剧里那种,阿姨对我很好,妹妹也很好。但是我和我爸,关系一直就不是很好。”

    夏蕉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妈妈和我爸爸其实没有什么感情,我妈妈过世的时候他们已经办完了离婚手续,我爸其实不爱我妈,我妈……应该也不爱他。”

    夏蕉不由自主的搂紧了他的腰,她想要给他一点安慰,想调节一下气氛,主动和江一澈说起了自己家里的事情。

    “你知道吗?我有个叔叔,他和我爷爷吧就像是你和你爸爸一样,从小到大我总能听见他们两个吵架,吵得肯定比你和你爸爸厉害。我爷爷都把他扫地出门的,两人大概十多年没联系了,就逢年过节吧,我奶奶和我叔叔联系联系,我爸妈和我叔叔有些来往,我叔叔在京州几乎都没回过苏城。”

    江一澈抱着她,听她一个人断断续续的讲着故事。

    “我叔叔和我婶婶也出过车祸,我婶婶虽然活下来了,但是双腿残疾了,他们两人也没有孩子。那时候我还小,也不太懂,后来我爸说那时候他们的车祸特别严重,但是我叔叔特别爱我婶婶,这么多年两人特别恩爱。我爷爷是个老顽固,对我婶婶好像也不怎么认可,但是我叔叔就很坚持,非我婶婶不可。”夏蕉说到这里还有点兴奋。

    “是吗……”江一澈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夏蕉以为他谈到自己的妈妈有点伤感,继续说:“所以其实长辈的爱情,我们作为旁观者怎么能看得清呢,你爸爸妈妈一定是相爱过的,不然怎么会有你呢对不对?”

    “嗯……”江一澈回答了一下,又问她:“蕉蕉,如果我有事没告诉你,你会怎么样?”

    夏蕉自然以为是关于他妈妈的事情:“这有什么关系,等你想说的时候,我洗耳恭听啊。”

    “蕉蕉。”江一澈吻着她的额头,“生日快乐。”

    “我告诉你一个我许的生日愿望吧……”夏蕉凑到他耳边,悄悄说:“我希望我以后每一个生日,你都在我身边。”

    “好。”江一澈答应她。

    果然,生日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了,就实现不了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