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我以为是……因为白白胖胖。”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四章

    整整一天,夏蕉都觉得脑袋上似乎有一只手,摸摸她的脑袋,仿佛有个声音用杜比音效在她耳边环绕:“记得通过好友申请。”

    于是,当天晚上,夏蕉打开了数据流量,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甚至接下来每隔半小时,她都会打开一次,看看他有什么发来什么,开开关关,反反复复,但什么都没等到。

    大二下学期结业考试在六月初开始,断断续续考了一个多礼拜,终于在六月十叁日全部结束。考完了的叁个人总算是一身轻松。

    “那个……”伍婷婷咳了咳开口,“沉辰年说,晚上请大家吃火锅。”

    “哦~~~~”贺婧起哄:“男朋友请全宿舍吃饭的戏码要来了吗?”

    “哎呀。”伍婷婷难得娇羞,“就一起吃个饭嘛,他定了海底捞一个包厢。”

    “有吃的我们肯定拼命吃,我这段时间期末考试快累死了。”贺婧躺在床上,“我现在什么都能吃下。”

    夏蕉也点点头。

    “紫薇娘一起哦。”

    “不了吧。”刘雨荷有点兴致缺缺,“我还有两门最重要的考试,好多东西没背呢。”

    伍婷婷也不强求,也在床上躺下休息安静地不打扰刘雨荷复习。

    夏蕉以为吃火锅只有沉辰年和她们叁个人,没想到沉辰年把江一澈一起带过来了。

    沉辰年在伍婷婷身边坐下,江一澈很自然地坐在沉辰年边上,因为是圆桌,所以自然而然也就是坐在了夏蕉边上。

    “哎江一澈。”伍婷婷突然想到什么,眼神看了看夏蕉:“你怎么还没找女朋友?”

    伍婷婷话一出,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江一澈身上。

    “还没……追上。”

    夏蕉吃着烫好的白菜,眼神偷瞄江一澈。

    “什么时候的事情?你在追女孩子?”沉辰年问他,“我怎么不知道?”

    江一澈看看他:“要你知道干嘛?”

    “是不是那天送你巧克力的女孩子?”沉辰年顿了顿:“你们不知道吧,阿澈这么多年收了不少巧克力,水果,早餐,拿回来都是宿舍分享的,唯独那天,带回来一盒巧克力,连碰都不让我们碰。”

    “咳咳……”夏蕉猛得一阵咳嗽,“不好意思,花椒粒呛到了。”

    江一澈顺手在她的杯子里加了点柠檬水递给她。

    “那也比你每次收到巧克力都自己吃掉的好。”

    “什么?”伍婷婷大叫:“你现在还收到巧克力?”

    “前天还收到一盒。”江一澈慢慢悠悠边烫菜边说,“很大一盒。”

    “没有没有没有……”沉辰年摆手,“别听他乱说,上次有个师兄叫我帮忙拍个短篇,他给的。”

    “真的吗?”伍婷婷不信。

    “真!珍珠都没这么真。”

    “哎……”贺婧叹了口气:“得亏是马上放暑假了,不然我们得被这狗粮齁死,是吧蕉蕉。”

    “嗯。”夏蕉还沉浸在刚刚江一澈追女孩子的话题里。

    “对了蕉蕉,你什么时候回去?”伍婷婷问她。

    “我还没买高铁票呢,应该周五或下周吧。”

    “夏蕉哪里人。”沉辰年问她。

    “苏城啊,我没和你说吗?”伍婷婷夹了块土豆,“和你一起的啊。”

    “这么巧?”沉辰年倒是有点激动,“阿澈也是苏城人,要不要一起走?”

    “你也是苏城人?”夏蕉也有点激动,转头问江一澈。

    “嗯……”江一澈放下筷子拿出手机:“你把身份证号码发我,我来买票我们一起走。”

    有别于夏蕉的欣喜,江一澈冷静多了,毕竟……她是苏城人,他早就知道了。

    “那麻烦你了。”夏蕉拿出手机把身份证号码发给他。

    “周五10点的高铁可以吗?”江一澈把手机放到她面前,夏蕉把脑袋凑过去。

    “这个嘛?”夏蕉指了指,点点头“可以可以。”

    “好。”夏蕉羞着脸把脑袋撤回去。

    “都不用问问我行不行?”沉辰年问夏蕉。

    “你不行?”江一澈挑了挑眉。

    叁个女孩子秒懂憋着笑,江一澈像是没事人一样烫着蔬菜看沉辰年跳脚。

    一顿火锅吃到十二分饱,五人一起走出海底捞,伍婷婷挽着沉辰年的手:“蕉蕉,婧婧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辰年去看个电影再回去。”

    “她确定她今天还能回来?”贺婧在夏蕉边上悄悄说。

    “我赌五毛钱回不来。”夏蕉捂着嘴说。

    “五毛少了,至少一块。”

    “行了啊你们两。”伍婷婷拍她们。

    “去吧去吧,我们走了。”夏蕉挽着贺婧和他们摆摆手。

    江一澈把她们两送到宿舍楼下。

    “上去吧,周五我们在楼下等你。”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夏蕉站在一层台阶上才和他一样高。

    “我自己去就好啦。”夏蕉不想麻烦他们。

    “就这么说定了,到了到时候给你发微信。”江一澈手伸出来,又停在了半空中,笑了笑:“快上去吧,有蚊子。”

    夏蕉总觉得他好像是又要揉她的脑袋。

    “江一澈在追你?”上楼的时候贺婧问她。

    “什么鬼?”夏蕉惊到了,“不要乱讲,折我的寿。”

    “是吗?那你们什么时候加微信的?”

    “就之前……”夏蕉回答得含含糊糊。

    “我怎么觉得江一澈说在追的女孩子就是你。”

    “别乱说。”

    贺婧大概刚吃饱,根本没力气和夏蕉多掰斥。

    周四晚上夏蕉整理好了行李,周五一收到江一澈的微信就提着行李下楼了,她以为他和沉辰年在一起,没想到楼下只有江一澈。

    他走上台阶帮她把行李搬下来。

    “好重的,我自己来好了。”

    “好重不应该就是我来?”江一澈一只手推着她的行李,一手把一袋零食给她:“车上吃。”

    “你的行李呢?”夏蕉接过来问他。

    “沉辰年先带去火车站了。”

    见到沉辰年的第一刻就听见他忍不住吐槽江一澈:“我帮你把箱子提过来,你到是去做好人。”

    上车后,江一澈帮她把行李放进行李架卡好后走到座位边,一边叁个座,一边是两个座,他们叁个人的座位是连号,两个在两座一边,一个在叁座一边。

    夏蕉刚想在叁人座那边坐下就被江一澈轻轻拉了一下:“坐里面。”

    被他半推着坐到了两人座的靠窗位置。

    车发动起来,沉辰年调了调座位,对他们两人说:“我要睡会,到站了叫我,昨晚和婷婷玩游戏玩了一通宵困死了。”说完抱着手臂闭眼休息。

    “要喝水吗?”夏蕉问江一澈。

    他摇摇头:“里面东西都是买给你吃的。”

    “你也买太多了,我哪吃的完。”

    夏蕉刚说完,手机响了起来,是贺婧给她打电话。

    “虾饺虾饺,你上火车了吗?”

    贺婧的声音大到仿佛夏蕉拿的是一只山寨机,通话漏音。

    “嗯……怎么啦?”

    “哦哦哦,没事,就是你是不是之后要去国外度假?到时候帮我带点东西吧?”

    “嗯,好的呀,你要买什么到时候发给我。”

    “嘿嘿,我们虾饺最好了。”

    看她挂了电话,江一澈慢慢开口:“为什么要叫你虾饺?”

    他好像不止一次听见伍婷婷和贺婧叫她虾饺。

    夏蕉不明白,这个问题这么简单他居然不知道?

    “如果你姓郑,单名一个焦,你说你的朋友会不会叫你蒸饺?”

    “就这样?”

    “那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夏蕉好奇地看着他等答案。

    “我以为是……”江一澈低头笑了笑,又看看她,“因为白白胖胖。”

    夏蕉听到那四个字,鼓起了腮帮子瞪了他一眼,别过头不再理他。

    “对不起。”江一澈立马道歉,“我的意思是……”

    “我已经生气了!”夏蕉转头瞪着他,“道歉也没……”

    “很可爱。”江一澈捏捏她的脸。

    抵不过啊抵不过,夏蕉真想拍醒自己,怎么能因为他一个小举动就这么没出息。

    “真生气了?”江一澈弯把脸凑到她面前,“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说那个字了。”

    他说的那个“以后”,就像一个破土而出的小嫩芽,慢慢从夏蕉的心底窜出来。

    江一澈看着她微微噘嘴的模样,忍住了想要亲她一下的冲动,伸手从零食袋里掏出一瓶水,喝了一大口。

    四个小时的路程夏蕉从来没觉得这么短过,坐在他身边说说话聊聊天,吃吃喝喝总觉得还没开始火车已经到站了。

    “住哪里?送你回去。”下高铁后江一澈问她。

    “不用啦。”夏蕉摆摆手,“我爸来接我了,你们怎么回去?要不要让我爸……”

    “没事没事,我们打车。”沉辰年抢着说。

    江一澈点点头,看着她:“微信联系。”

    “嗯。”

    两人看着夏蕉推着行李小跑的背影,沉辰年用手推推江一澈:“走了。”

    见他还在看,沉辰年无心地开了句玩笑:“怎么,看上人家啦?”

    以为他会瞪他,没想到他却低头笑了,沉辰年一个惊讶:“你真的看上夏蕉了?你之前说在追的女孩子是夏蕉?”

    “和你有什么关系?”江一澈拖着箱子往反方向走。

    江一澈没有否认。

    “真的假的?”沉辰年追上去:“可以啊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人家的?”

    “你快和我说说,到底是不是夏蕉啊?”沉辰年追着问他。

    ……

    夏蕉以为江一澈说的微信联系只是客套而已,没想到隔了两天他真的联系她了,问她去不去看电影。

    看到邀约的那一瞬间夏蕉很想摇他肩膀问问:“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但是直到看完电影,江一澈也没有什么表示,夏蕉心想,可能他真的只是想看看电影吧。

    电影开头的时候放了一个新开的苏城室内主题乐园广告,夏蕉顺口说了一句:“感觉好好玩哦。”

    江一澈送她回家在门口问她:“改天要不要去室内游乐场玩?”

    “嗯……虽然我真的很想去,但是我下周要去德国度假了,要到八月中才回来。”夏蕉还是有点失落的。

    “那就等你回来了我们再去。”

    “真的吗?”夏蕉高兴得跳了跳。

    “嗯……”江一澈伸出手揉揉她的脑袋。

    “那好!等我回来我们就去。”

    “好。”

    那时候,好像只要夏蕉想,江一澈就会答应她,就连后来她说“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他也答应了。

    所以,漫长的,近七年没见面。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每天两章存稿跟流水似的哗哗哗。

    所以你们懂我的意思了吧?

    存稿没了……就……

    我爱咋咋地了……

    走啦~拜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