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И2qq.Cοм “和谁谈?江一澈吗?”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二章

    2011年5月。

    “虾饺虾饺。”贺婧风风火火地推开宿舍的门,一把把夏蕉戴着的耳机扯掉。

    “嘛呀?你这样!”夏蕉翘起兰花指指她:“粗暴!”

    说完,准备拉过耳机准备继续戴上。

    “哎哎哎,我话还没说完呢。”贺婧看着夏蕉,“你知道吗,下学期传媒学院搬到我们建筑学院隔壁了。”

    “哦。”

    “就……哦?”贺婧一脸疑惑。

    “那我应该怎么样?”夏蕉变了个语调,摆出夸张的表情:“哦?”

    “没劲。”贺婧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谄媚地看着她:“听说今天有这学期最后一场篮球赛,我们建筑和他们传媒的,陪我去嘛,好蕉蕉。”

    “蕉蕉不去,蕉蕉要看书。”夏蕉拒绝她。

    “蕉蕉,蕉蕉,好蕉蕉,漂亮蕉蕉。”

    夏蕉推开她:“找伍婷婷陪你去,我不去,我这个体型的姑娘,最不适合出现在体育馆懂吗?”

    “我吃撑了吗?找伍婷婷一起去,她往那一站突出我的丑吗?”

    夏蕉斜眼看她,贺婧立马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蕉蕉你也是好看的。”

    她自然知道贺婧不是想拿她做对比突出自己好看。夏蕉长得很漂亮不假,有点微胖也是真的,但是她从来没有因为身材过于自卑。自信、开朗、有趣的性格也让她人缘颇好。

    “去嘛去嘛,好蕉蕉,我请你喝奶茶。”

    “我是会为一杯奶茶折腰的人吗?”夏蕉顿了顿,自问自答:“我是,走吧。”

    但是一进篮球馆夏蕉就后悔了,真是太吵了,每个女生都像是给流川枫加油的叁个拉拉队队员一样。

    “啊啊啊,蕉蕉你看,那个拿着球的就是沉辰年,11号就是江一澈。”贺婧拱拱她:“帅不帅?帅不帅?”

    夏蕉不太理解这场上10几个男人挥汗如雨的样子,离这么远贺婧是怎么看出来帅的?明明五官都看不清。

    “啊啊啊啊!江一澈进球了,好帅。”贺婧高兴地跳起来。

    “他好像不是我们学院的。”夏蕉默默开口。

    “对啊,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江一澈他们是影视传媒的呀。”

    “哦,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学院的?”夏蕉问她。

    “嘿嘿嘿,别这样嘛。”贺婧靠在她手臂上,“路师兄也很帅很帅。”

    “你的路师兄知道你上个月还爱他爱的不可自拔吗?”夏蕉拨开扒拉在她手臂上的贺婧。

    “得了吧,人李教授最爱的学生,路师兄和你,你们比较熟,路师兄连我是谁都不一定知道。再说了路师兄马上就要毕业出国了,我还不能找几个新的喜欢喜欢?”

    “蕉蕉,婧婧。”伍婷婷抱着几大瓶水从台阶上走下来,“快帮我拿一下,重死了。”

    夏蕉和贺婧分别接过一瓶水,贺婧看了看她:“你买这么多水干嘛?”

    “一会给沉辰年他们送水啊。”伍婷婷扬扬手里的冰水。

    “靠!”贺婧爆了个粗口:“你什么时候给沉辰年搞上的?”

    “你用词能不能文明点,什么叫搞上?”伍婷婷睨她一眼,“这叫一不小心搭上了。”

    “德行。”贺婧撇撇嘴:“看来沉辰年也肤浅。”

    “虾饺,一会帮我把水分给他们,沉辰年一定要留给我啊。”伍婷婷不理贺婧,又塞了瓶水在夏蕉怀里。

    说完正好比赛结束,传媒系输了叁分。

    贺婧拍拍胸脯,“还好还好,不然我觉得实在对不起路师兄。”

    夏蕉一脸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江一澈沉辰年几个人坐在长板凳上,伍婷婷拉着夏蕉就往他们那边走,夏蕉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个体型能被这么轻松地拖起来。

    走到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伍婷婷停下脚步,转身问夏蕉:“我好看的吧?”

    这不是废话吗,建筑系09级的系花能不好看吗?

    夏蕉坚定地竖起了大拇指。

    “婷婷。”沉辰年对伍婷婷招了招手。

    在宿舍里徒手抓蟑螂的人一下子娇羞了起来,刚刚试图去开疆扩土的步伐一下变成了小碎步。

    夏蕉摇摇头,爱情让人疯狂,陷入爱里的,围观在外的,都疯狂。

    伍婷婷双手把水给沉辰年,周围的他的几个队友发出“wow”的叫声,伍婷婷害羞地转身把夏蕉手里的一瓶水递给了旁边的一个人,贺婧也顺手把水递给了一个男生。

    夏蕉手里的最后一瓶水,自然是江一澈的。

    谁都是这么认为的,江一澈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伸出了手,准备接过来。

    夏蕉看见路盛走过来,偏了下脑袋:“路师兄。”然后顺手把水递给了他。

    江一澈的手在众人的目光中微微颤抖了一下,尴尬地放了下来。

    路盛接过水,拧开灌了一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笔记给你。”

    “不用的。”夏蕉摆摆手:“我跟你去拿。”

    “也行。”路盛点点头。

    在夏蕉看来,路盛的笔记比路盛这个人有吸引力多了。

    “接下来我基本上不怎么来学校了,留学的问题我会帮你咨询的,有什么消息的话我到时候通知你。”路盛把笔记本递给夏蕉。

    “好的好的,谢谢师兄。”夏蕉道谢。

    晚上贺婧洗完澡蹭到了夏蕉身边:“我说蕉蕉啊,江一澈是颜值不够还是身高不够,你居然一门心思都在路师兄的笔记上。”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夏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着师兄师妹的关系借借笔记,问问问题发展处一段不可描述的关系,但是几年下来,大家翻然领悟,夏蕉就真的只对路盛脑子里的知识感兴趣。

    “哪个是江一澈?”夏蕉抬头问她。

    贺婧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拿了桌上的手机翻照片给她看:“喏,就这个。”

    “哦。”夏蕉点点头,继续翻笔记。

    “求求你,虾饺。”贺婧合上她手里的笔记,“你已经是第一名了,不要再努力了好吗?”

    贺婧看她也不恼,继续说:“蕉蕉,大学马上要进入第叁学年了,是不是该谈谈恋爱了?”

    “和谁谈?江一澈吗?”夏蕉问她。

    “那……”贺婧吞了口口水,“可能有点困难,但是不能绝对是不是,江一澈又没有女朋友,不过他下学期也要大四了,估计也不怎么会在学校出现了……”

    夏蕉不想和她继续讨论下去,拿了衣服去洗澡。要是真的问夏蕉:想不想谈恋爱。说不想一定是假的,之前也不是没有人追过她,但是好像就是差那么点感觉。

    洗完澡蹭着热气夏蕉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也算是肤白貌美,皮肤细腻几乎看不见毛孔,虽然有点肉肉的,但是胜在有胸有腰有长腿。

    “和江一澈在一起不是便宜他了?”夏蕉得意地低估了一句,然后又笑着自嘲了一句神经病。

    进入五月末开始,天气变热了,夏蕉周末照例去小叔家里蹭饭。

    “小婶婶。”夏蕉叫了吴桐一声,“这么热怎么不进屋呢?”

    “蕉蕉来啦。”吴桐自己转着轮椅转过身,“这么热快进去喝点饮料。”

    夏蕉把吴桐推进去,叔叔夏青睦不在客厅里。

    “叔叔出门了吗?”

    “在楼上吧。”吴桐淡淡地回答。

    夏蕉也不多问,陪吴桐聊了会天才看到夏青睦从楼上下来。

    “叔叔。”夏蕉笑嘻嘻地打招呼。

    “蕉蕉来了。”

    夏家唯一个孩子就是夏蕉,可以说她是从小被宠大的,夏青睦没有孩子,又和家里关系紧张,但是对夏蕉真是好得没话说。

    “之前听李教授说建议你出国留学,你怎么想的?”夏青睦问她。

    夏蕉摇摇头:“我找师兄帮我问了,如果不出国的话,我想之后考李老师的研究生,但是李老师说我没出息。”

    夏青睦笑了笑:“老李挺看重你的,自然希望你更上一层,但这样也挺好,以后按照你的学历能力也不愁找不到好工作。”

    再说还有夏老爷子,夏蕉这辈子总也是不愁吃喝了,轻松一点也挺好。

    “那最近还有男孩子追你吗?听老李说之前有个挺好的男孩子。”

    “李老师怎么这么八卦。”夏蕉撇撇嘴,喝了口汤,“没什么合适的。”

    “也好。”夏青睦无奈地笑了笑,“随随便便找一个你爷爷日后也不会同意。”

    吴桐闻言表情有点僵硬,夏蕉看了她一眼,不敢多说话,爷爷不同意叔叔和婶婶在一起,这么多年,叔叔婶婶离开了苏城在京州生活,一直和家里没什么联系。

    吃完饭吴桐递了一大包零食给夏蕉:“之前我朋友去日本带回来的饼干和巧克力,你带回宿舍和同学一起分。”

    “谢谢婶婶,婶婶最好了。”

    “要不要我送你回学校?”夏青睦送她到门口问她。

    “不用了,我坐地铁很快,顺便去趟图书馆还书。”

    “行,那你慢点。”

    夏蕉走后,夏青睦收拾了碗筷,从厨房出来,吴桐在门口等着他。

    “你又想到那个女人了是不是?”

    夏青睦不理她,去厕所洗了洗手准备上楼。

    他吃饭时候说的那句话就像一根鱼刺一样卡在她心里,咽不下,拔不出。

    “也是,呵,你什么时候忘记过那个女人呢?嗯?但是夏青睦……”吴桐自己扶着轮椅跟着他,笑得诡谲,“她死了,那个你拼命救出来的女人她死了哈哈哈哈,你忘了吗?哈哈哈哈。”

    “吴桐,这么多年,我要和你解释多少遍,我不爱她,可是你怎么才能相信我?”夏青睦蹲在她身边:“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

    “我没有病,你是不是就希望我有病?”吴桐推着轮椅回房间:“当初把我害成这样的是那个女人,有病的也是那个女人!”

    夏青睦无奈……吴桐这个样子很多年了,这几年明显感觉她越来越严重,可是又不愿意去看医生,除了陪在她身边,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每天都想问自己,写什么剧情,安安静静搞搞黄色不好吗?

    算了……搞黄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走啦,拜拜~~明天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