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可乐 - “我好想你……” 和好如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一章

    椅背调直,遮光板被拉起后,夏蕉又一次打起了瞌睡。

    终于飞机落地时的“咯噔”一下把她给噔醒了,手机在睡着的时候滑到了地上,夏蕉捡起来,等飞机停稳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耳钉戳开卡槽更换了手机卡,手机上的4G信号慢慢搜索着。

    夏蕉抬眼看了下电子屏幕暗暗骂了句脏话,19点25分,晚点了近一个小时。

    把手机翻过来,手机壳上烫金的一个英文词:Rich,借着镜面的手机壳照了照,夏蕉摇摇头,自己都嫌弃自己。

    卫生间已经禁止使用了,经过长时间瞌睡后口腔里一股涩涩的感觉,喝了口水,扭了扭脖子,感觉牵动着整个后背带来一阵酸疼。

    乘客陆陆续续站起来拿行李,走道没一会就站满了排队的人,她等大家都走完了才站起身拿了行李下飞机。

    廊桥上稀稀拉拉几个人,有妈妈在给一个胖嘟嘟顶着锅盖头的男孩子穿外套,刚穿完,孩子就撒开了腿开始奔跑。

    “你不要跑,给我回来。”妈妈对着锅盖头大叫一声。

    锅盖头闻声“嘭嘭嘭”地跑回来,整个廊桥都被他跑得“吭吭吭”地震动。

    夏蕉眼看着一个锅盖向她砸过来,连忙往右边躲闪,还是被他伸出的左手迎面打在了大腿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你个胖zei!”那位妈妈拎起锅盖一边肩膀上的衣服:“快和姐姐道歉。”

    “姐姐,对不起。”锅盖道歉倒是很真诚,还双手捂着肚子鞠了个躬。

    夏蕉揉揉他的脑袋笑了笑:“没关系的。”

    这一巴掌倒是把她身上的残存的困意给拍清醒了。

    抱着厚重的羽绒服办完入境后在行李转盘前等行李的时候又遇到了锅盖头母子。

    “姐姐,我帮你。”锅盖头伸手示意夏蕉把手上的羽绒服交给他,“你去拿箱子。”

    “不用啦,我自己来好了。”夏蕉摆摆手。

    “你给他吧,他浑身都是力气,不使完回去我更累。”锅盖头的妈妈对夏蕉说。

    加拿大土特产——鹅,在锅盖头的手里显得特别的沉重,胖嘟嘟的他都变得小只起来。

    “哇!姐姐你怎么这么多东西?”锅盖用脑袋蹭开衣服,数了数夏蕉的箱子:“一个,两个,叁个,四个,五个,又个,哇!姐姐你有又个箱子。”

    奶声奶气的声音和他的体型不太一样却更带来一种萌感。

    小朋友真的太可爱了。

    “你真的好多箱子哦。”锅盖头的妈妈帮夏蕉扶着行李车,让她把箱子一个个搬上去。

    怎么不多,超过部分的价格都能买几次往返机票了。

    “我在加拿大待了六年多快七年了,现在回来工作,去的时候两个箱子,回来的时候丢丢扔扔还有这么多。”夏蕉从锅盖头手里接过羽绒服:“谢谢你哦。”

    “没关系,漂漾姐姐。”锅盖头咧嘴笑。

    母子俩帮着夏蕉一起把行李推了出去,和他们告别后,夏蕉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Summer auntie!”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边跑过来,边跑边叫她。

    夏蕉蹲下来,小身影扑到了她的怀里。

    “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哦,Summer auntie。”小女孩抱着她亲了她一口:“我好想你呀。”

    “sorry,飞机晚点得厉害。”夏蕉摸摸她的小脸,“我也好想你,Molly越来越漂亮了。”

    “奥利奥呢?”Molly四处张望。

    “他要过两个月再回来,他很忙哦。”

    Molly嘟嘟嘴:“哎,我想他了。”

    “好!再过两个月,保证他就回来好不好?”夏蕉捏捏她的小手。

    Molly点点头,表示认可。

    “Molly知道我要来接你,非要跟着来。”周湛拉过夏蕉的行李车,“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开了辆商务车。”

    “是是是,您神机妙算。”夏蕉一手拉着Molly,一手推着一个箱子。

    “累吗?”周湛问她。

    “累死了,下次一定不能为了给路盛省钱坐经济舱,我应该坐头等舱的。”夏蕉抬起一只脚:“你看看我脚肿的,鞋都只能踩跟了。”

    周湛看看她的脚,又看看她:“你是不是又瘦了点?”

    “我飞机上一顿都没吃。”夏蕉撇撇嘴:“但也不至于这么明显吧?你现在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得了吧,你胖的时候自己都没在意过,现在说你瘦了倒是我不对了。”周湛睨她一眼。

    “别别别,多夸夸我,每天夸我瘦了一点哈。”

    周湛开车送夏蕉回家,夜色如墨,夏蕉靠在车窗上,这个城市对于她来说无比陌生,七年前她到加拿大,七年后她又来到了胥城。

    每个城市都没有她的家,每个城市都没有他,她一天一天强迫自己习惯这件事。

    一个红灯,夏蕉微微抬头,华丽绚烂的广告牌上是周杰伦代言的香水。当年她也送了同款的香水给那个人,现在她最喜欢的歌手代言了同款香水。

    只是一个小小的巧合,却好像是这些年为数不多的和他的关联。

    碰瓷一般的关联。

    一百多公里以外的苏城,熙熙攘攘的车道里,江一澈也看着同一块广告牌,广告牌上是她最喜欢的歌手,她最喜欢的歌手代言了她曾经送给过他的香水。

    那瓶小小的香水,即使他再舍不得,却也在七年里一点点一点点挥发了不少。

    就像她一样,七年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看什么呢?”驾驶座上的沉辰年问江一澈。

    “没什么。”江一澈回神。

    “这次回来待多久?”

    江一澈又看了一眼广告牌:“过两天就走,接下来要进组了。”

    “上次和你说的节目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不考虑,我没有上综艺的想法。”江一澈果断拒绝他。

    “这也不是那种综艺。”沉辰年伸出手从后座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江一澈:“这是方案,后面有拟邀嘉宾,你再仔细看看。”

    江一澈不接:“真没兴趣,而且我没有叁个月的时间拍综艺。”

    “阿澈。”沉辰年把文件夹放在他腿上,启动车子:“你不要拒绝得这么干脆,回去仔细看看再回复我。”

    江一澈疑惑地看着他,沉辰年不说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周湛先顺路把Molly送回家,再送夏蕉回去,帮她把所有东西搬上楼。

    “这个房子呢,是路盛选的,帮你租了一年,这是租房合同,上面有中介的电话。”周湛把合同递给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这个呢,就是我选的了,就在楼下车位上。”

    “你疯了吧?”夏蕉受到惊吓。

    “你别想太多,这是借你的,不是送你的。”周湛拉过她的手,把钥匙塞在她手里:“这辆车之前是我妈为了接Molly上下学才买的,后来开了没几次,她嫌不方便,就一直闲置着,你就当帮帮忙,不开它也就只能等报废了。”

    周湛见她不相信,继续说:“这不是什么豪车,只是代步的,卖了也是亏,你在这边生活工作总是要用车的,你先开着,等过一两年你要还是在胥城工作,我再卖给你,这总行了吧?”

    夏蕉握了握手里的钥匙,仍然不说话。

    周湛继续说:“如果你要和我算那么清楚,那么这么长时间你妈帮我照顾Molly的钱我也和你好好算一算,大家一起算算清。”

    “好好好,我收下。”夏蕉也笑了:“服了你了。”

    周湛无奈地摇摇头:“行了,你整理整理,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夏蕉送他出门后,回到屋里,熟悉了下环境,整理了一个箱子便放弃了,泡了个澡就躺到了床上。

    路盛最近去路州山区陪老婆了,要过几天才回来,所以她也不急着去工作室报道。

    闲下来了,总是会胡思乱想,更何况现在夏蕉睡不着,这几年好像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安静过。

    安静得让她忍不住想他。

    “我好想你……”夏蕉看着天花板轻轻说了一句。

    hàǐtanɡSнцwц點CoM***

    嘿嘿嘿,是我。

    话不多的我。

    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随便看看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